上海基诺彩票开奖号码|上海基诺开奖结果查询

李行健:憶先擢

  2018年11月7日凌晨先擢匆匆走了,早上家屬打電話來,我感到很突然。原說去醫院看望他,被他婉拒,約好待病好一點再見面,結果成了永遠的遺憾。按先擢遺囑,不舉行任何儀式,待兒子8號從國外趕回來后,9號即送八寶山火化,我必須最后向他告別才會心安。8日上午在家屬陪同下和陳章太等幾位老朋友,到醫院太平間作了最后的告別。看到他靜靜地躺在冰冷的箱子里,心里十分難受,眼淚流了下來。

  回到家里,把他病逝前幾天用微信留給我的遺言反復聽了三遍。他在病危之際仍不忘我們的詞典工作,囑咐我今后工作中的有關注意事情。想到從此天各一方,永遠不可能聽到他的聲音、聽取他的意見了,不覺悲從中來,半個多世紀的往事涌上心頭。

????一

  1954年秋,我和先擢同志在北大中文系一個年級學習,后來分語言專業和文學專業,我到語言專業同他在一個小班,共20人。各班成立黨支部時,先擢任支部書記,我是團員。那時學校學習條件和氛圍都十分好,特別是中央在1955年提出向科學進軍后,全校學習的精神更加高漲。當時給我們上課的都是大師或一流的學者,如王力、魏建功、呂叔湘、周祖謨、袁家驊、高名凱、游國恩、林庚等先生。我記得給游國恩先生擔任輔導課的蕭雷南先生,也是很有學問的專家,他當時是副教授,只能作輔導教師。可見當時師資隊伍真是盛況空前,可能是大學院系調整后北大中文系的最好時期。

  先擢是調干生,比我們成熟。他作風樸實,處事低調,沒有教訓人的習氣,所以同大家關系很和諧,同學有什么事也愿同他談。畢業分配時,當時任系主任的著名文藝理論家、革命前輩楊晦先生作動員報告,說著說著就痛哭流涕。說當年在日本鬼子統治下,他是東北流亡學生,畢業誰管你工作,現在好了,你們畢業黨和國家都給安排好工作。使我們感觸很深。當時號召大家去艱苦的地方,我記得有內蒙、新疆等地。班里大多數同學填報了這兩個地方,后來也有幾位同學分到那里去。我也首先填報了這兩個地方。1958年,各省紛紛成立了科學院,我女朋友分在河北,于是把我分到中國科學院河北省分院語言文學研究所。原來系總支當年討論分配時,總支副書記呂乃巖和曹先擢認為我學習努力,業務上還不錯,政治上是今后教育的問題。充分體現出他們對同學的關心和愛護。

  1958年河北省同天津市合并,我們單位搬到天津,因工作關系也常有去北京的機會。當時我搞河北方言詞匯調查,常到北京找語言所的李榮先生,有時也去看望語言所的呂叔湘和丁聲樹先生。呂先生給我們講過《馬氏文通》課,丁聲樹先生帶我調查過昌黎方言。凡到北京,大多要去北大曹先擢家,好像有說不完的話、聊不盡的事,大多是關于工作和思想、生活的,因為在我心目中他仍然是我們的書記。時間晚了,有時就在他家住。當年他只有兩間小屋,我同先擢和兩個男孩擠在一起。好像回到了學生時代(我們一起住過),覺得另有一番滋味。我到北大每次都要去看望一兩位老師,先擢只要有時間很樂意陪同我去。有次看望周祖謨先生,我問候和匯報過學習和工作后,先擢說上月要來看周先生,因頭暈沒有來成。當告別時,周先生送我們到院子里,鄭重地說了一句,前幾天他的頭也暈(特別重讀成yùn)。在回來的路上,先擢問我周先生最后這句話你聽出點什么沒有?我沒注意,就說沒有聽出什么。先擢說,周先生在糾正我說頭暈時誤讀成yūn了。什么叫啟發式教育,什么叫身教言教,這不體現得很充分嗎!用這種辦法糾正我們的錯誤,這也是周先生一貫文質彬彬的作派使然,也可能顧及到我們都是“老學生”了,不便耳提面命。這自然也反映了先擢“好學深思”的品格,注意到老師說話的細節。這件事給我印象很深,所以久久未忘。還有一次他陪我到燕南園看望魏建功老師。當時魏先生因病躺在長椅子上,表情很痛苦,他除別的病外,排尿特別困難。當時魏先生拉著我的手說,你從天津來還專程來看我,他很感動以致流出了淚水。魏先生給我們上過三門課,我們班就20人,又都是學語言學的,所以對我們大都熟悉。

  

  但文革十年,先擢也為國家干了兩件大事。這成了他后來作為著名辭書學家的開端。

  1970年周總理親自抓《新華字典》的修訂,以解群眾學習的迫切需要。國務院科教組要北大中文系派人主持。學校慎重研究后,派先擢去完成這項任務。先擢對我說當時決定以1965年版《新華字典》為底本,進行小的修訂。但當時大家提出近兩千處修改意見,主要是在例句上,如“利人利己”,必須改為“專門利人,毫不利己”。后來大概修改了60多處。1971年出版后受到群眾歡迎。從那次修改《新華字典》開始直到先擢去世前,他參加了歷次的修訂工作,直到第10版《新華字典》。

  另一件事,就是他主持編寫《新華詞典》的工作。這本書在當時出版后有很大影響,對群眾學習發揮了積極作用,它是一本語文兼百科的詞典,當時新《辭海》《漢語大詞典》等書尚未出版。《新華詞典》編寫花去了先擢很多時間,1971年開始到1979年結束。這次編寫為他今后在辭書事業上作出巨大貢獻,打下了很好的基礎。這次是他主持工作,要綜覽全局,全面考慮一切,不僅獲得了工作經驗,還使業務水平有了很大提高。先擢是一個善于學習的人。當時陸宗達先生參加編寫工作,陸先生是訓詁學大師級人物。先擢就向他學《說文》。陸先生建議他先把《說文》原本讀一遍。先擢憑著自己的毅力和工作需要,把《說文》30多卷認認真真讀完一遍,感到收獲很大,為他回北大開《說文》課和編新的辭書打下了堅實基礎。他們編寫的地方先在北師大主樓(不是現在的新主樓),后搬到商務印書館內。我到北京時一般都去他們那里走走。除了看朋友(編寫組內還有幾位友人)外,他們編詞典我也有興趣,學到不少東西。

  上世紀末先擢與蘇培成同志合作編著了一部《漢字形義解析字典》,2015年又推出《漢字源流精解字典》。這兩部字典反映了先擢幾十年來在文字學和詞典學上潛心研究的成就和水平。《漢字源流精解字典》是前一本字典的修訂本,詳細解析漢字字形、字音、字義發展演變源流,體例多有創新。字典分析字形,一般追溯到小篆,有的還溯及甲骨文、金文等。從字形分析入手,說明形義之間的聯系,有些字也兼及形音之間的聯系;釋義則注重理清字義的引申發展,以豐富的書證說明本義和引申義之間的聯系,同時揭示出某些漢字蘊含的文化信息。先擢一直認為,從源流著手,對漢字進行歷時和共時狀態多維度的解析很有實用意義,做好了,可以為滿足詞典釋義的準確性、科學性要求提供堅實的學理支持。先擢和蘇培成主編的這部詞典,在這方面確實作出了理論貢獻。該詞典為2013—2025年國家辭書編纂出版規劃項目,出版后榮獲了第四屆中國出版政府獎提名獎、第六屆中華優秀出版物獎圖書提名獎。

????三

  先擢最令我感激、讓我難忘的是他對《現代漢語規范字典》《現代漢語規范詞典》的參與和大力支持。事過多年了,每每回憶往事,我的心情仍難平靜。

  1992年5月,呂叔湘先生打電話要我和先擢一起去他那兒。當年國家語委給中央寫報告加強語言文字規范工作,我猜想呂先生叫我們去可能與此有關。我和先擢到呂先生家以后,呂先生向我們布置了編寫一部規范詞典的任務。呂先生說:“編《現代漢語規范詞典》,過去條件不成熟沒有上馬,現在條件基本成熟了,可以做了。”對如何進行這項工作呂先生也做了具體安排,要求暑假期間開一個論證會,論證一下怎么把這部規范詞典編好。呂先生提出,最好先組織起編寫隊伍,先生不無遺憾地說:“我年老了,不能審改稿了,我當顧問好不好?”規范詞典的編寫就這樣確定下來,后來被列入了國家語委“八五”規劃重點項目,同時也列入新聞出版署“八五”規劃書目中。

  1992年夏天,論證會如期在懷柔召開。作為國家語委副主任,先擢在會上報告了國家語委的設想和相關安排,呂先生臨時因病未能與會,由我傳達了先生的意見。先生強調,“隨著語言的發展,總得有新的詞典來反映語言的變化;隨著國家有關規范標準的修訂和增加,總得有詞典來體現。”這次會議還討論了詞典標注詞性以及如何反映詞義發展的歷史脈絡等問題。經過討論,形成了共識,突出詞典特點的努力方向明確了。詞典在這幾方面所作的開創性探索最終也得到了呂先生的支持(見呂先生給《現代漢語規范詞典》寫的序言)。本應由先擢出任《現代漢語規范詞典》主編,因他受日本文部省聘請,要去日本著名的一橋大學講學三年。他和呂老堅持主編由我來擔任。

  1993年至1996年,先擢身在國外,但一直關心著詞典的編寫工作。《現代漢語規范詞典》編訖后,先擢為詞典寫了序言,并在人民大會堂詞典首發式上講了話。先擢對詞典作了恰如其分的評價,認為“這是一部有鮮明特色的詞典,一部有特殊經歷的詞典,一部反映時代精神的詞典。這部詞典的特色是什么?答:兩個字——規范。”“這本詞典在上世紀90年代立項時就提出以貫徹規范為宗旨,把‘規范’二字楬橥于書名,這種前瞻性,實難能可貴。更重要的是認真貫徹規范標準。《現代漢語規范詞典》編輯組的同志,這些年來辛勤工作的過程,便是在這個問題上努力探索和不斷提高的過程。但開風氣不為師,他們在探索規范問題時也向其他辭書認真學習。”

  先擢回國后,即退出行政工作,全力以赴參加規范詞典工作,他作為領導小組主要成員和常務顧問,每周編寫會議他都準時出席。他負責詞典注音和釋義的把關工作,為規范詞典出版作出了很大貢獻。除注音是他的專長外,在釋義方面他也解決了不少疑難問題。如“打”字,原釋義很龐雜,先擢進行了科學的概括,減少義項數,使眉目清楚。又如“床”字,一般詞典對“車床、琴床”以及“苗床、河床、礦床”等釋為像“床”的東西。人們提出疑問,比如“河床、礦床”怎么同“床”的形狀聯系?先擢反復分析研究后,認為“床”的本義是起支撐作用的意思,不要用現在用具“床”的形狀去解釋,這樣就把“車床、河床”一類詞的意義說清楚了。所以《現代漢語規范詞典》立了兩個義項:①像床一樣起承托作用的東西,如“車床、琴床”。②起承托作用的地貌或地面,如“河床、礦床、苗床”。這就使“床”的意義第一次得到較好的解釋,也得到了大家的認同。

  先擢對《現代漢語規范詞典》編寫組的成長和發展也傾注了大量心血。他發現適合編詞典的人才就立即推薦,讓我們去聯系。特別是呂老去世后,大家想請一位學識超群、能孚眾望的長者來繼任首席顧問。有一次先擢、熊正輝和我三人前往李榮先生新家去看望他。先生說起他現在沒有承擔什么具體事了,想好好讀讀書。我和先擢馬上想到請李先生擔任首席顧問最合適了。當時我們就順勢提出了這個希望。李先生未馬上同意。后來先擢又帶著我們去了兩次,李先生見我們真誠請他,同時懇切希望他能具體指導詞典編寫工作,所以終于同意了。先擢為了讓《現代漢語規范詞典》能有好的質量,三請李榮先生就表現了他為規范詞典嘔心瀝血的情懷。

  先擢同志對《現代漢語詞典》的貢獻是大家熟知的,已早有不少文章介紹和論述。這本詞典是我們老師呂叔湘、丁聲樹和李榮先生先后主持編寫的,也是國務院下達的任務,它出版后對我國語文工作起了極為重要的作用。從1999年《現代漢語詞典》第5版修訂工作開始,先擢同志被聘為審訂委員會主任。據主持修訂的晁繼周和韓敬體同志介紹,在長達6年的時間里,先擢把精力投入到《現代漢語詞典》的修訂中去。詞典出版后得到廣大讀者好評,獲得首屆中國出版政府獎,“這個成績的取得,與曹先擢先生為主任的審訂委員會的指導和把關分不開。”

  為辭書事業作出的貢獻,不應忘記先擢籌備和擔任第一屆辭書學會會長的功績。1992年中國辭書學會在北京成立,這是我國辭書界具有歷史意義的一件大事。全國各地與辭書事業相關的單位和個人有70多名代表參加了會議。先擢被選為第一屆學會的會長。從當時來說,改革開放十幾年來辭書事業得到空前的繁榮發展,正如先擢在開幕詞中所說的,我們正處在辭書發展的最好時期。但要進一步促進辭書事業的發展,推出更多優秀的辭書產品,克服辭書出版的某些不良現象,驅劣扶優,迫切需要成立這樣一個學術組織,加強辭書學理論研究,嚴格辭書的質量管理,對辭書工作制訂出科學的發展規劃。我也參加了這次會議,被選為學術委員會主任并代表大會籌委會報告辭書學會以后的工作設想。在當時的形勢下,先擢接過首任會長的重擔,體現了學界對他的信任和殷切期望。學會顧問羅竹風同志在講話中說:“學會的生命在于活動。”成立學會要推動辭書學的研究、辭書的編纂和出版。我們要在這一方面辦些實事。實踐證明,辭書學會在先擢領導下辦了不少實事,取得了有目共睹的成績。辭書干部培訓制度,辭書評獎制度以及創立辭書事業終身成就獎等都是先擢任會長期間組織大家建立起來的。作為首任會長,先擢開了一個好頭。

  

  先擢的一生,為人民作出了多方面的貢獻。他作為教師,在教書育人方面可謂桃李滿天下;作為學者,他更是在文字學、辭書學等方面取得了突出的成就。他除了主編的辭書外,還有多本學術著作和大量學術論文。他長期作為黨的基層領導,默默奉獻多年,為貫徹黨的方針政策保證行政工作運行,也有很好的政績和政聲。但他畢竟本質上是一位造詣精深的學者、辭書學方面杰出的專家。他在北大中文系擔任黨總支書記多年,退休前6年,又到國家語委先后擔任秘書長和副主任,后還兼語言文字應用研究所所長等行政工作并都有出色的業績。但我與他幾十年交往中,以及同志們對他的認識和感受最深的還是他是一位勤勤懇懇的學者,是一位好學深思的學問大家。本文并非對曹先擢同志全面的回憶,謹就我印象深刻的學術方面一些人和事進行了追憶,聊表對知心老友的哀思!

  

Comments are closed.

上海基诺彩票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