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基诺彩票开奖号码|上海基诺开奖结果查询

架起世界飲食文化之橋——讀《筷子:飲食與文化》

《筷子:飲食與文化》?王晴佳?著?生活·讀書·新知三聯書店

  受歐美學界的影響,物質的文化史研究最近很流行。通過一個小小的“物”來透視大大的“史”,這真是一個小口子進大口子出的好辦法。不過,現在的研究已經不太像當年謝弗寫《撒馬爾罕的金桃》、勞費爾寫《中國伊朗編》,以及季羨林寫《蔗糖史》那樣研究“物”的路數了。那時的重心是,觀“物”而寫“物”之“史”,現在重要的是,透過“物”來看“文化”的“史”,目的是要在小小的物品上,講出一番大大的道理。我曾經讀過一些類似的文化史著作,比如《地圖的文化史》《內衣的文化史》《禮物的文化史》等,都很有“橫通”的啟發。

  王晴佳先生以做中西史學史的學養,轉過身來寫這本講“筷子”的書,實際上,就是在“筷子”這個小小的物品上,融入了很多他原來有關宏大的歷史之思考。

  “筷子”真是很有趣的東西。在寫這篇讀后感的時候,我曾努力回想學界曾經有過什么論述。印象較深的是,過去在討論“漢族文化”和“非漢族文化”的一些論著中,學者曾經把使用還是不使用筷子進食,作為中國內部“漢”與“非漢”族群的區分;在討論“中”與“外”的文化交流與聯系的論著中,同樣也有學者指出,在中國之外受到漢文化影響的韓國、日本、越南,使用筷子又恰恰和“漢字文化圈”重疊,于是,筷子又成了受漢文化影響的“東亞”的文化象征。換句話說,在中國之“內”,筷子曾經是區分“漢”與“非漢”的標志;在中國之“外”,筷子又是連綴“漢文化圈”的象征。同樣,在這本《筷子:飲食與文化》中,王晴佳先生也借助了筷子,一方面“突破了民族—國家歷史的書寫傳統,并未把筷子的歷史局限在一國之內”,另一方面“從飲食與文化雙重角度”,書寫了別開生面的“物”的“文化史”。

  使用筷子,還是使用刀叉,或是干脆用手抓,這是一種習慣,也是一種文化。我一直堅信,文明有先后而文化無高低,正如王晴佳指出的,這“只反映了一種文化的偏好,而不能表明文明程度的高下”。因此,我不太敢相信用筷子的族群“比其他人要文明”,也不大敢相信用筷子能夠促進手腦平衡,促進兒童大腦發育之類的說法。順便可以說到,20世紀六七十年代,由于亞洲日本和中國乒乓球崛起,曾流行一種說法,認為直握球拍優于橫握球拍,有人甚至追究文化背景和生活原因,據說是使用筷子的習慣,使得亞洲乒乓球手手腕靈活因而水平高。但如今乒壇風水大轉,亞洲乒乓球運動員也大多改用橫握球拍了,直拍優于橫拍,連帶著用筷子高于用刀叉的說法,顯然就沒有依據。

  其實,毫無來由的自負和根里來的自卑,原本就是一回事兒。作為比較文化史,真正需要討論的問題,是王晴佳指出的,“在中國古代,為何勺子作為飲食工具比筷子出現更早也更為重要”,然而,盡管有“匕箸”并用,后來卻是筷子取代勺子,成了漢族飲食文化的象征。這是為什么?除了從湯中取小塊食物時筷子比勺子便捷,吃長長的面條時筷子比勺子方便等具體原因之外,還有什么更深遠的歷史與文化背景?

  這才是這部書的主題。

  說到主題,毫無疑問,任何有意義的歷史研究,都必須有一個有意義的主題。但是,僅僅有好的主題,也就是有好的idea,能夠做好也沒那么容易。這個小小的筷子,從時間上看有幾千年的歷史,從空間看又遍及中國、東亞以及世界;作為一個“物”,它不止涉及飲食和日常生活,還涉及禮儀、風俗和象征等各個方面。可以說,物件雖小涉及卻寬,對它的研究亦不易。

  應當特別指出的是,這部書的寫作其實相當用心,從一開始就有周密的設計,這使得全書呈現出相當完整的結構。除了第一章《導言》之外,第二章討論了筷子的起源,以及筷子與早期漢族中國的飲食、氣候、環境和生活之間的關系;而第三章則是歷史,幾乎敘述了整個中國幾千年的飲食文化變遷史,不僅要討論漢族傳統,而且還涉及中古異族的滲透甚至佛教的影響;接下來的第四章,則更將有關筷子的話題,擴展到所謂“東亞漢文化圈”的越南、日本和朝鮮,在這一章中不僅要說明漢文化以及筷子的傳播,更要細心地梳理這個“筷子文化圈”中呈現出來的大同與小異;再接下去第五章,則進一步超越飲食中使用筷子的具體話題,把筷子這一物品,與整個歷史進程中的風俗和禮儀變化聯系起來,正如王晴佳書中引用艾米莉·波斯特的《禮儀》和諾貝特·埃利亞斯的《文明的進程》所說的那樣,這時餐桌上使用的筷子就和“教養”,也是就和“文明”的歷史有關;而第六章中更進一步,筷子已經不再是具體的“物”,這一章的題目是《成雙成對:作為禮物、隱喻、象征的筷子》,筷子被作者放入社會學意義上的“禮物”、文學意義上的“隱喻”和歷史學意義上的“象征”。

  特別有趣的是最后的第七章,作者把視野從古代歷史轉向現代世界。他考察了隨著東亞和中國食物在全球化時代世界各地的流行,筷子如何“架起世界飲食文化之‘橋’”。顯然,這時王晴佳筆下的“筷子”,不再僅僅是“物”,而已經是“史”,甚至還是橫跨各種社會、風俗、族群的一個“聯結點”。這樣,王晴佳就從筷子這個小小的“物”,論及文化和文明的大歷史,給新文化史或者“物”的文化史研究,提供了一個典范作品,非常讓人佩服。

  我們雖然每天使用筷子,但如果習以為常,正所謂“司空見慣平常事”,也許很難想到從一根筷子,可以解釋出這么多意義。更重要的是,看這部書的時候,令我很驚詫的是,書寫筷子的文化史居然有這么豐富的文獻資料。這使得作者不僅要涉及那么多的中文論著,要參考那么多的英文文獻,還要引述日本、韓國、越南的資料。這樣的工作有相當大難度,因為他對筷子的考察,不僅要跨越筷子和飲食文化史,要跨越傳統典籍到考古發掘,跨越圖像資料到文字文獻,還要跨越中國傳統論著到亞洲其他文明研究。

  (作者:葛兆光,系復旦大學歷史系教授)

  

Comments are closed.

上海基诺彩票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