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基诺彩票开奖号码|上海基诺开奖结果查询

元人小令鑒賞(三十)

中呂·普天樂 嘲西席 張鳴善

  講詩書,習功課。爺娘行孝順,兄弟行謙和。為臣要盡忠,與朋友休言過。養性終朝端然坐,免教人笑俺風魔。先生道”學生琢磨”。學生道“先生絮聒”。館東道“不識字由他”。

  【題解】

  中呂,宮調名,又叫仲呂。古樂分十二律﹐陰陽各六,第六為中呂(仲呂) 風格是“高下閃賺”。“普天樂”,曲牌名。其正格一般是33443377444或33445577444。還有《大普天樂》、《小普天樂》二調,二者基本相同,共八句,定格為六、六、十、七、四、五、四、四,第四句后可以有襯字。

  【作者介紹】

  張鳴善 元代散曲家。名擇,號頑老子。原籍平陽(今山西臨汾),家在湖南,流寓揚州。官至淮東道宣慰司令史。至正二十六年(1366)曾為夏庭芝《青樓集》作序,說明他此時仍在文壇活動,且有聲望。填詞度曲詞藻豐贍,常以詼諧語諷人。張鳴善身處元末喪亂之際,深感現實的動亂與污濁,因此多有刺時之作。著有雜劇《煙花鬼》、《夜月瑤琴怨》、《草園閣》三種,今皆失傳。鐘嗣成《錄鬼簿》說他有《東華集》,今亦失傳。隋樹森《全元散曲》收錄其小令十三首,套數2套。

  【簡析】

  合肥一帶的廬劇有一個傳統節目叫《老先生討學錢》。寫一個私塾先生在年關將近之時前往東家去要拖欠一年的塾費。結果不但沒有討到欠款,反收東家娘子羞辱。其中有段精彩的對唱:

  東家娘子:艾寶跟你讀書三年整,
       上、大、人三字都認不清。
        天天腫了手板心,其中到底什么原因?
  老先生:上、大、人三字都認不清,
      全怪你家兒子讀書不用心!
      十天倒有九不去。
      打打鬧鬧吵死人。
      先生再講他也不聽,
      想拿板子打他手心。
      裝做樣子還沒打,
      他就跺腳喊天罵我老娘親!
  東家娘子:你教書死不行,
      專門打學生!
      我把你當圣人,
      你卻誤我兒子好前程。
      不怪艾寶將你罵,
      恨不得我也罵你兩三聲!

  張鳴善的這支小令《普天樂·嘲西席》與《老學生討學錢》上述的情節相近,但主題卻相反,不再是同情塾師的貧寒與無奈,貶斥東家娘子的刁蠻廬劇,嘲諷鄉間教書先生的古板與啰唆。這固然與作者“常以詼諧語諷人”的秉性有關,但更主要的創作動機可能與作者對封建科舉制度的不滿,更與元代社會知識分子尤其是漢族知識分子遭到貶抑、沉于下僚的人生遭遇有關。

  元代前期,廢除了唐宋以來的科舉制度。直到元仁宗延祐年間(1314)才恢復科舉制度。但考試內容不再有唐宋時代可以顯露才華的詩賦而是單一的經學。因為仁宗認為“經學乃修己治人之道,辭賦乃絺章繪句之學”。以“經學”取士,即是從儒家經典“四書”(大學、中庸、論語、孟子)出題,以宋代經學大師朱熹的《四書章句集解》為判題標準。這種僵化的考試制度自然會影響到整個封建教育制度,其中,當時的教育方式——私塾自然首當其沖。作者的這首小令,與其說是嘲謔塾師的呆板冬烘,還不如說是批判當時這種僵化的教育制度!

  小令開頭“講詩書,習功課”二句是個省略句,省略了主語“先生”和“學生”兩個方面落筆,概括介紹這所私塾(其實也包括當時所有官私教學機構)的教學形式和教學內容:形式是呆板的先生講,學生溫習;內容是陳腐的“詩書”,詩書是儒家經典《詩經》和《尚書》的簡稱,這里泛指五經四書等儒家經典。這兩句是全曲的總括,以下是分寫“教”和“學”。

  “爺娘行孝順,兄弟行謙和。為臣要盡忠,與朋友休言過。養性終朝端然坐,免教人笑俺風魔”,這六句是先生“講”。可分為三組:第一組是“爺娘行孝順,兄弟行謙和”,教育學生按儒家禮教處理好家庭關系:首先要對父母盡孝道,要孝順;其次對兄弟要講悌道,要謙和。“仁”是儒家學說的核心,而“孝悌也者,其為仁之本歟!”,也就是根本的根本,所以先生開宗明義,首先以“孝悌”教育學生,這也就是宋儒說的“齊家”;“為臣要盡忠,與朋友休言過”為第二層,先生教育學生如何處理好社會關系,也就是宋儒說的“治國、平天下”。朋友關系、君臣關系是那個時代社會關系中最主要的兩大關系,這有處理好這兩大關系,才能立足社會。至于如何處理好這兩大關系,先生認為一是“忠”,二是“恕”。“為臣要盡忠”這是對國家,對君主;“與朋友休言過”,這是對朋友要講 “恕道”,也就是韓愈所稱贊的“古之君子,其責己也重以周,對待人也輕以約”(《原毀》);“養性終朝端然坐,免教人笑俺風魔”為第三層。說的是要注重自我修養,這也是盡孝道、悌道、盡忠、講恕的前提和基礎。所以宋儒在強調君子之責“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時,將“修身”排在最前面。這兩句中,上句“養性終朝端然坐”說的是修身的方法。宋儒認為“心正而后身修,” 所以“修身”首先就要端坐,“正心誠意”。要一個正處在活潑好動年齡的小學生整日端坐,這實在是古板不切實際之言;而將孩子們的天真活潑、頑皮好動說成是“風魔”,會讓人見笑,這更是迂腐道學之言了。作者雖未正面描寫人物,讀者卻不難想見這位西席老先生搖頭晃腦、喋喋不休的形象。”養性終朝端然坐”用的是文言,”笑俺風魔”之類卻是地道的口語,亦可見這位老先生談吐的文俚間雜的酸腐。

  按照前面的章法,先生講以后,就應該是學生的習。但作者卻另起波瀾,別開生面,卻來上一段先生、學生和家長之間的三人對話,使這首小令更顯出元人小令活潑詼諧的風格。這中間有個過渡,就是“先生道‘學生琢磨’”。這句既是承上,結束上面先生的一連串教訓;又啟下,要學生好好琢磨領會他的這番教誨。下面就是學生的回應了:“學生道“先生絮聒”。“絮聒”本意是啰嗦、嘮叨,這里實際還含有內在的反感和抵制,尤其是讓這個年齡段的孩子“養性終朝端然坐,免教人笑俺風魔”。至于家長的一句話“不識字由他”,內涵可能更為豐富。這當中可能有對孩子的溺愛的放縱。但更多的很可能包括三個不認可:一是不認可老先生這套儒家修身養性的說教,因為這一套如果真的能幫助人成功、來治國平天下的話,這位老先生也就不會在此當一個老死牗下的私塾先生了;而是不認可老先生有真知學問,不可能教好自己的兒子,對先生根本不抱希望。這一點同前面例句的廬劇《老先生討學錢》“東家娘子”的看法完全一致;第三是結構上這句話還透露出學生至今”不識字”的事實,是對起首”講詩書,習功課”的絕妙照應。借此表達作者對封建科舉制度的不滿,以及元蒙貴族對知識分子尤其是漢族知識分子貶抑的不滿。”嘲西席”的題意,至此昭然若揭。

  最后要說的是,這首散曲的諧謔風格固然與前面所說的與作者的上述創作目的有關,但也與元人散曲尤其是后期散曲的主題創作傾向有很大關系。詩莊、詞媚、曲諧,曲的諧趣在很大程度上表現為諧謔。尤其到后期,前期如關漢卿等那種憤世嫉俗的不平和抗爭已漸漸消磨殆盡,其藝術趣味朝兩個方向發展,一是典雅婉曲,以張可久為代表;另一則是更加嘲謔,有時簡直不看對象,不分青紅皂白,如《嘲胖妓》、《胖妻夫》、《詠禿頭》、《長毛狗》、《王大姐浴房內吃打》等。其中像《嘲胖妓》、《胖妻夫》簡直不堪入目。元人小令似乎也走到盡頭了。

20190331_001

養性終朝端然坐,免教人笑俺風魔。先生道”學生琢磨”。學生道“先生絮聒”。

 

  

Comments are closed.

上海基诺彩票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