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基诺彩票开奖号码|上海基诺开奖结果查询

美國的漢學研究(二)

教學研究機構及其特征

  一、美國大學的漢學教學與研究機構

  1. 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 )

  自1879年至1882年的三年時間里,漢語教學第一次出現在哈佛,講授者是中國學者戈鯤化(1836-1882)。但是,直到1921年漢語教學才常規化。在1928年, 由于美國鋁業公司創辦人查爾斯·馬丁·霍爾(Charles Martin.Hall)慷慨的遺產捐贈,哈佛與中國燕京大學合作建成了哈佛燕京學社,為哈佛致力于亞洲研究奠定了堅實的基礎。

  1931年,哈佛開始設置常規化的日語教學。1937年,此前隸屬于閃米特語言與歷史系的漢語和日語教學,在新成立的遠東語言學系找到了更合適的家(亦即遠東語言學系分出之時)。1941年,遠東語言學系與歷史系聯合設置了第一個博士學位。

  1941年至1972年間,遠東語言學授予的大部分博士學位,事實上是遠東語言學系與歷史學系聯合授予的學位。 1939年,第一次開設本科生課程“東亞文明史”。1946年,開始每年開設此課程,包括一個學期的中國文明概論(由費正清講授)和一個學期的日本概論(由賴肖爾講授)。這些課程一直到今天還在開設,目前作為12—13世界社會分別開設了,中國:傳統與轉型以及日本在亞洲和世界。1972年,該系由遠東語言系改名為東亞語言與文明系。同年,東亞研究委員會成立,以監督致力于東亞研究的大學生。在1972年至1990年間,對東亞感興趣的大學生可以在東亞研究和東亞語言與文明之間選擇,前者專注于社會科學,后者注重于人文學科。1990年,大學生參與該系主辦的項目。2011年,栗山茂久成為該系新一屆系主任。

  目前主要的漢學教學和研究機構有:

  (1)東亞語言與文明系(EALC)

  1939年,第一次開設本科生課程“東亞文明史”。1946年,開始每年開設此課程,包括一個學期的中國文明概論(由費正清講授)和一個學期的日本概論(由賴肖爾講授)。中國歷史學教授是宋怡明(Professor Michael A. Szonyi),是一位研究明清及中國近代的社會史學家。他擅于結合傳統文獻資料與實地考察來研究中國東南地區的社會史,英國牛津大學博士,也曾到臺灣大學及廈門大學訪學。。目前正致力于透過手稿來研究明朝軍事機構的社會史。他獲得學位。其著作有Practicing Kinship: Lineage and Descent in Late Imperial China(實行家族:明清家族組織研究)(2002)與 Cold War Island: Quemoy on the Front Line(冷戰島:處于前線的金門)(2008)。以上課程目前作為3世界社會分別開設“中國:傳統與轉型”以及“日本在亞洲和世界”。1941年至1972年間,遠東語言學授予的大部分博士學位,事實上是遠東語言學系與歷史學系聯合授予的學位。1972年,該系由遠東語言系改名為東亞語言與文明系。同年,東亞研究委員會成立,以監督致力于東亞研究的大學生。在1972年至1990年間,對東亞感興趣的大學生可以在東亞研究和東亞語言與文明之間選擇,前者專注于社會科學,后者注重于人文學科。1990年,大學生參與該系主辦的項目。2011年,栗山茂久成為該系新一屆系主任。

  (2)費正清東亞研究中心(Fairbank Center for East Asian Research)

  創立于1955年,創辦人是著名的中國問題專家費正清,具體介紹見《美國的漢學研究(一)美國的漢學研究歷程》。該中心主持9個續辦學程,其范圍自東亞藝術至中國時局,也舉辦研究計劃及主要國際研討會。該中心也提供機會予以美中學術及政策團體有對話的空間,為特邀學者提供研究經費和博士學位獎學金。其學術活動很豐富,如中國商業、當今社會與政治時局、中國兩性研究、中國人文科學、中國宗教、臺灣研究等皆為其重點研究對象。目前設有“臺灣研究工作坊”及“哈佛臺灣研究”該中心圖書館中英文漢學類新書無論質、量均為上乘,但其內容范圍大部分限于當代中國。出版有“哈佛燕京叢書”和“東亞文學與歷史”兩個系列。

  (3)哈佛燕京學社(Harvard-Yenching Institute)哈佛燕京學社設立目的為推動東亞及東南亞人文與社會科學高等教育的發展。并出版有《哈佛亞洲研究期刊》。燕京學社與哈佛大學有密切聯合,但在法律及財政方面是獨立的。現任主任為華裔學者杜維明。自上個世紀五十年代以來,哈佛燕京學社提供了700個海外學習和研究獎學金。目前有三種漢學研究獎學金計劃:1、特邀學者(時間一年);2、博士生計劃(3—5年,在美國主要大學或其他國家攻讀博士學位;3、特邀研究員(時間一年,包括本校的博士生)

  2、密歇根大學(University of Michigan)

  位于美國密歇根州,是所公立研究型大學。1855年2月12日密歇根州州長肯斯里(Kinsley S. Bingham)根據1850年的密歇根憲法要求政府成立的一所農業學校“密歇根州立農業學校”。20世紀初期密歇根農業大學的課程擴充到農業以外的其他領域。到了1925年密歇根農業大學因為課程的多元性而改名為密歇根農業與實用科學學校(Michigan State College of Agriculture and AppliedScience),簡稱M.S.C.。學校在1950年加入了Big Ten十大聯盟。1955年,密歇根農業與實用科學學校在慶祝學校百年校慶時,將校名改為Michigan State University,即密歇根州立大學。從1964年起,“密歇根州立大學”成為學校的正式名稱

  密歇根州立大學提供超過200個專業的學習,共有17個授予學位的院系,包括寄宿學院和職訓學員等密西根州立大學圖書館是北美第26大的學術圖書館系統、收藏有超過470萬本的書籍和640萬張微縮膠片。這座圖書館系統共由9個分部組成。其中有關于非洲的收集是全美最大、共計超過20萬件項目。其他值得注意的收集包括柏特·凡谷聲音資料庫、內藏超過4萬多小時的有聲書和10萬多位來自不同生活型態的人。以及羅梭·奈流行文化收集(Russel B. Nye Popular Culture Collections)、內容包括數量龐大的美式漫畫收集。這套收集包括超過10萬本的漫畫書、一萬本相關書籍和期刊。

  其中主要的漢學教學研究機構是“中國研究中心”(Center for ChineseStudies)

  創立于1961年,在美國類似機構中占有領先的地位。該中心位于InternationalInstitute(國際學社)。其使命與特色在于提供給學生、專家及民眾卓越資料及對中國各個問題的深度了解。在研究方法方面該中心推動多元科學領域及分析視解相關合作者的專業學科領域,如:人類學、亞洲語言與文化、經濟學、教育學、英文、歷史、藝術學院、語言學、政治學、心理學、社會學、商學院、法律學院、婦女研究課程等。該中心總共33位專家,其中有著名的中國語言歷史語音學家WilliamBaxter。

  (1)該中心提供“中國研究中心獎學金”,對象為該中心的研究生和博士生,其中包括:

  A、中國研究中心捐款獎學金:人數有限,不限于美國人;

  B、北京—美國學校獎學金:支持傳統中國研究,自1978年中國改革開放以來支持該大學研究漢學大學的學生;

  C、Katherine Taylor獎學金,對象為去中國大陸留學;

  D、中華人民共和國中文獎學金,對象為去中國大陸留學;

  E、中華民國中文獎學金,對象為去中國臺灣留學;

  (2)該中心出版物

  創立于1968年,其出版計劃有:密歇根中國研究叢書;密歇根中文、日文有關中國歷史著作的摘要;東亞科學、醫學及技術;密歇根中國研究經典。

  (3)該中心資料庫:密歇根大學中國資料庫中心。主要是整合中國歷史、社會及自然科學于地理資訊系統之中。

  3. 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

  位于美國紐約市曼哈頓上西城的世界著名研究型大學,于1754年根據英國國王喬治二世頒布的《國王憲章》而成立,1896年正式更名為哥倫比亞大學(1784-1896為哥倫比亞學院)屬于私立八大私立常春藤盟校之一,由三個本科生院和十三個研究生院構成。哥倫比亞大學美國歷史最長的5所大學之一醫學、法學、商學、國際與公共事務、新聞學等都在世界名列前茅。其新聞學院頒發的普利策獎是美國新聞界的最高榮譽。

  (1)其中文系創立于1901年,是美國最早創立的中文系之一,哥倫比亞大學畢業生卡本蒂埃和他的仆人華人丁龍捐款創立。目前的漢學教學和研究是哥倫比亞大學東亞語言與文化系(Department of East Asian Languages and Cultures)該系提供有關中國、日本和韓國文化不同領域的課程及培養語言能力是其重點。在大學部可以主修東方研究,具體學科領域有:人類學、藝術史、經濟學、歷史學、文學、哲學、政治科學、社會學或宗教學。該系有九名教授、四位副教授、七位助理教授,二位高級學者,四位高級講師和20位講師。

  該系還有兩位特聘教授:一位是狄百瑞,中國宋明思想史專家;另一位多納德·金,著名的日本文學翻譯家和研究者。其漢學教師主要如下:

  Hans Henrik August Bielenstein:退休教授、中國史專家,尤其是漢朝;

  Robert P.W.Hymes :中國史教授;

  Eugenia Lean:中國近代史;

  Feng Li:早期中國文化史助理教授,考古學家;

  Le-ning Liu:中文教授,中文課程主任;

  Wei Shang:中國文學副教授,近現代中國文化與文學專家;

  Wendy Swartz:中國文學助理教授,六朝和唐詩

  Pei-yi Wu:中國文化史

  Chun-Fang Yu:中國宗教和中國佛教教授

  Madaleine Zelin:中國近代史,尤其是經濟史和法律史

  (2)CCLS:中國法律中心(The Center for Chinese Legal Studies, CCLS)

  該中心屬于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創建于1983年。在美國自70年代以來中國法律研究領域處于領先地位。該中心提供中國法律方面最廣泛的課程,其主題涉及國際貿易、媒體與環境問題。除此之外,學生可以在教授合作下進行一些獨創的中國法律研究。除此之外,該中心每一學年度亦招收大陸特邀學者和學生約50名,以及精通中文、將要與中國有關系、所的美國學生50名。

  (3)中國法律學會

  提供對中國法律感興趣的師生自由交流法律思想的論壇,推動美中法律方面交流和資訊交換。主要活動有:

  周三午餐專題演講系列;

  職業導向活動,為愿意在有關中國的各工作單位就職的人員提供幫助;

  出版有《CJAL:哥倫比亞亞洲期刊》,1987年創刊,1996年改為《哥倫比亞中國法律期刊》,主要刊登有關亞洲法律史、比較法以及個學科領域研究成果。

  (4)魏德海東亞學社(Weatherhand East Asian Institute)

  該學社推動哥倫比亞大學部對東亞研究與工作的興趣。其管道為擴展東亞研究學(www.exeas.org)及該學社的學程。

  (5)哥倫比亞中國學生與學者協會(Columbia University Chinese Students and Scholars Association)有1,000多位成員,目的在于互相幫助、支持及推動中國文化。

  4.柏克萊大學(Berkeley University)

  位于加利福尼亞州北加州灣區的柏克萊市的山腳下。下設14個學院,現有學生3萬多人,其中大學生約2萬多人,研究生約1萬多人。學生的83%來自加州,11%來自美國其他各州,6%是來自世界100 多個國家的外國學生。中國學者語言學家趙元任、數學家陳省身、諾貝爾獎得主化學家李遠哲都曾在這所大學任教。

  柏克萊大學的漢學教學和研究于1895年。現在的漢學教學機構以東亞語言與文化系東亞研究學社,另有一個中國研究中心圖書館:

  (1)中國研究中心(Center for Chinese Studies, 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Berkeley)

  1957年由美國福特基金及加州政府創立。其目的在于協調與推動對當代中國的研究。該中心創始時的研究重點放在中華人民共和國及其相關題目。不過目前中心的學術活動不限于中國大陸,也包括臺灣、香港及東南亞社會研究。除此之外,該中心也提供語言上的訓練以及負責編纂幾本中國當代使用辭典,亦出版叢書系列及學術活動的相關論著。該中心除關注“中國學的所有領域All Areas of China Studies”之外,也具有一個豐富的課外活動計劃除一般課程及學術報告會外,亦舉辦一年一度的研討會及規模較小的討論會,邀請美國學者專家共同討論重要的研究課題。

  該中心每年也有一批特邀學者,豐富其學術活動。也提供研究和博士后獎學金。

  (2)東亞研究學社(Institute ofEast Asian Studies)這是柏克萊大學漢學研究中最大及最有活力的研究單位。上述的“中國研究中心”即屬于該學社。學社還另有日本、韓國、亞洲及佛學研究單位。該學社的出版物特別豐富,主要有:

  “中國研究叢書系列”,至今已出版60多冊;

  《中國》;

  “宋元研究期刊”年刊(宋元及戰勝朝代學會主編)至今已出版40多冊;

  “中國古代出版品” 。主要是推動漢朝結束前中國古代王朝研究,年刊,已出版30多冊,由“SSEC中國古代出版品學會”主編,該學會成立于1975年。并編輯出版有“中國古代特列叢書系列”。

  (3)中國研究中心圖書館(The Center ofr Chinese Studies Library:CCSL y)

  始于1960年建立的“當代中國閱覽室”。目前具有漢學方面中英文藏書6000多冊以及眾多光碟。另外與斯坦福大學漢學研究的分工:斯坦福大學收藏中國北方的報紙,該中國研究中心圖書館則收藏中國南方的報紙。

  柏克萊校方打算以東亞語言與文化系和東亞研究學社、中國研究中心圖書館為主,建一座“田長霖東亞研究中心”(Chang Lin Tien Center for East Asian Studies),此大樓將容納柏克萊校園包括中國研究在內的所有東亞研究。

  5.華盛頓大學(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華盛頓大學(圣路易斯)位于美國密蘇里州圣路易斯市,是美國歷史上建校最早也是最負盛名的大學之一。1853年建校,次年命名為華盛頓大學“Washington University” 以紀念美國國父——喬治·華盛頓。1908年,原Territorial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建筑被拆除。華盛頓大學創校建筑物僅存四個廊柱。歷史系系主任米尼和他的同事赫伯特·康登,將四個柱子分別命名為為“忠誠 Loyalty”,“勤勉 Industry”,“信念 Faith” 與 “效率 Efficiency”,合起來即 “生命 Life”。這四個柱子現存于華盛頓大學西爾萬格羅夫劇院。華盛頓大學設有三個校區:西雅圖主校區,塔科馬校區和貝瑟校區。設有25個學院,開設有250多種本科學位課程[11] ,346種研究生學位課程,建有270多個研究中心,為本科生提供7000多個研究職位,開設70多種語言課程。華盛頓大學采用季度制,每個季度(三個月)一個學期,每年四個學期,暑期也有部分數學生上課。各學季間有一至兩周假期,課程繁重密集,極具挑戰性。

  華盛頓大學的漢學教學研究機構有:

  (1)東亞中心(East Asian Center )由美國教育部于1964年創立。作為一所國家研究中心??該中心與華盛頓大學的學術機構合作。設有東亞資料中心(East Asia Resource Center,EARC)為全國K-12美國教育家提供豐富的擴大服務的學程;協助國立小學、初中、高中教師如何更好地教授有關東亞方面的課程。協助的方法如進行一天工作坊、30小時學程、暑期計劃、亞洲研究游歷、資料收集、EARC 全部課程資料手冊及季度時事通訊等。

  (2)華盛頓大學亞洲語言及文學系(Department of Asian Languages and Literature)創立于1969年。但早在1909年華盛頓大學就已有東方歷史、文學及機構(Department of Oriental History, Literature, and Institutions)由著名的亞洲專家the Reverend Herbert H. Gowen(1864—1960)設立,自1926年開始教中文。目前有中文教師七名。

  (3)東亞法學系(East Asian Law Department)。從屬于華盛頓大學法學院相關課程和“亞洲法學中心”相關研究要求。

  (4)華盛頓大學“中國研究”課程計劃(The China Studies Program):為漢學學習和研究的學生提供對中國人及其文化、歷史及當代問題的深度解答。

  (5)東亞圖書館(East Asian Library)

  6.康乃爾大學(Cornell University)

  位于美國紐約州伊薩卡,(另有兩所分校位于紐約市和卡塔爾教育城)。是所私立研究型大學,由企業家埃茲拉·康奈爾和學者安德魯·迪克森·懷特兩人攜手合作創辦,于1865年在美國紐約州伊薩卡山城的東山上奠基興建。下設在14所學院。關于漢學的專業有亞裔美國人研究,亞洲研究,中國和亞太研究,東亞研究等。康乃爾大學圖書館是美國大學中最早容許本科生借書的圖書館。共有20個單位,是美國最大的學術研究圖書館之一,今藏書達七百萬冊以上、縮微膠卷有七百萬卷、電子化檔案五千個,以及七萬六千個語音紀錄(另加數碼資源及大學數據庫的語音紀錄)。胡適所獻的著名的《紅樓夢》抄本“甲戌本”曾存于此,于2005年購回,現藏于上海博物館。

  康乃爾大學它是全美第一所開設中文課程的大學。自1900至1999年間,在美國三萬名中國留學生中,有3500名學生在康奈爾,約占在美的中國留學生12%。其中有胡適(1891-1962)和趙元任(1892-1982)。該大學自1879年以來開始教中文,目前與漢學有關的機構有:

  (1)亞洲研究系(Department of Asian Studies)該系表現出高度跨學科領域的研究方法。為了更了解亞洲復雜文明該系擁有45名亞洲語言、語言學、文學及宗教專業的師資。其中關于中文的課程有:中印佛教、普通話、現代中國文學、廣東話、中國文學、中國語言與文學、中國文化等。另外還有35名公共課教師、涉及藝術史、政府到鄉間社會學。

  (2)亞洲區域中心(Asian Area Centers)

  下面有三個亞洲區域中心:東亞計劃、南亞計劃及東南亞計劃。“中國研究”屬于東亞計劃。是“中國歷史”退休教授Knight Biggerstaff于1950年創立。中國文學退休教授Harvard Shadick做過17年此計劃的主持人。中國計劃有5名師資。1972年“中國計劃”改為“中國—日本計劃”(China-Japan Program)另外,“東亞計劃”中的“康奈爾東亞叢書系列”也有“中國商業史系列”(Chinese Business History )。

 

  二、美國大學以外的漢學研究機構

  1.美國東方學會(American Oriental Society)

  創立于1842年。主要從事亞洲語言與文學的研究,包括語言學、文學批評、文本批評、古典文獻學、銘文學、語言學、傳記、考古學、歷史研究、哲學、宗教及風俗與藝術等。該學會與耶魯大學有密切關系。擁有圖書館和并出版有《美國東方學會期刊》(Journal of the American OrientalSociety)。1983年創刊,已出版200多期;

  2.ACLS:美國學術團體(American Council of Learned Societies)

  創立于1919年。代表美國參加UAL:國際學院聯合會。該聯合會于1928年成立了“遠東研究委員會”,并于1941年創立“亞洲研究學會”。該學會從1941年開始出版《遠東季刊》(The Far Eastern Quarterl)1956年后改名為《亞洲研究期刊》(Journal of Asian Studies)在推動與發展區域研究上貢獻較大。

  3.AAS:亞洲研究學會(Association for Asian Studies)

  成立于1941年。1970年設立四個選任的區域委員會:

  SAC: 南亞委員會(South Asia Counci)

  SEAC:東南亞委員會(Southeast Asia Counci )

  CIAC:中國與內陸亞洲/內亞委員(China and InnerAsiaCounci)

  NEAC:東北亞委員會(Northeast Asia Council)

  1977年,亞洲研究學會又設立“COC:會議聯絡會”( Council ofConferences)作為聯絡全美各地學者的常設機構。該學會出版有《亞洲研究期刊》(The Journal of AsianStudies)

  4.AACS:美國中國研究學會(American Association for ChineseStudies)

  創立于1959年,為美國唯一的只限于中國研究學會。其目的為鼓勵對中國的研究,尤其是在美國教育機構借著信息的學術交流來推動研究與教學;在中國研究上推動東南亞了解與溝通。出版物有《美國中國研究期刊》(American Journal of Chinese Studies )

  5、ACPA:美國/北美中國哲學家學會(AssociationofChinesePhilosopherinAmerica)

  協會成立于1995年12月。該學會為哲學與人文科學方面的學術機構,推動北美中美漢學家之間的互動是一個主要由在美國和加拿大的中國哲學界人士(包括來自兩岸三地及長期在北美的華人哲學家)組成的學術團體。其基本宗旨是促進在北美的中國哲學界人士的聯絡和合作及其與北美哲學界主流社會及中國和世界各地哲學界的交流。近3年來在北美哲學年會(APA)、世界哲學大會及其他重大哲學學術會議上已舉辦了近20個專題學術研討會,成為北美哲學界一支極其活躍并引人注目的新興力量。1999 年6月,該會應邀訪問了北京、上海和武漢等地,并與當地學者進行了學術交流。該會會長倪培民博士先后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哲學所、中國人民大學哲學系等單位作了北美哲學界和哲學教學的現狀概覽的報告。

  學會的出版物為《道:比較哲學期刊》。為半年刊,自2001年開始出版。

  6、JCR:中國宗教研究會(Socity for the Study of Chinese Religious)

  該學會學報為《JCR:中國宗教期刊》,1973年開始出版。2011年6月13日,美國宗教研究會會長梅爾頓(JOHN GORDON MELTON)先生、英國倫敦經濟學院宗教社會學榮休教授艾琳·巴克女士等一行在中國佛教協會《法音》編輯部陳星橋副主任的陪同下,到中國佛學院訪問交流,受到中國佛學院副教務長廣如法師等的熱情接待。

  7、ISCP:國際中國哲學學會(International Society for Chinese Philosophy)

  創立于1975年,其永久辦事處在美國檀香山夏威夷大學曼魯亞分校。

  中國社會科學院方克立教授,北京大學湯一介教授為顧問。北京大學哲學陳來教授為副執行長。陳來和武漢大學人文學院郭齊勇教授為區域代表。

  下設分會北京大學哲學系教授陳來,武漢大學人文學院郭齊勇教授為中國分會會長。北京大學胡軍為分會秘書長該學會有《中國哲學季刊》。

  8、APA:美國哲學學會東方部(American Philosophical Association E astern Division)

  它是美國哲學學會(American Philosophical Association,APA)的下屬機構。美國哲學學會美國全國性的哲學學術團體。創建于1900年,會址設在新澤西州 紐瓦克市 特拉華大學。它的宗旨是:促進美國哲學家之間的思想交流,贊助哲學創見和學術活動,提高哲學教育者的水平。它每年3月下旬、4月下旬和12月分別在東海岸、中西部和西海岸舉行年會。該會下設地區分會,80年代會員有6200人。

  美國哲學學會東方部曾在2005年12月于紐約召開學術會議討論“道家/道教與跨文化主義”。

  9、SACP:亞洲與比較哲學學會

  亞洲哲學與比較哲學學會(SACP)創立于1967年,主要致力于推動亞洲與比較哲學研究,尤其是在非西方即亞洲哲學方面發揮其功能,將亞洲哲學列入西方高等教育的課程體系,但經過近半個世紀的發展,其主要工作已經遠遠超出了促進不同哲學傳統對話的范疇。現任會長是美國羅耀拉大學哲學系教授王蓉蓉。王蓉蓉為北京大學哲學碩士,美國圣母大學哲學碩士,英國威爾斯大學哲學博士。2017年6月9日—11日,“全球語境下的中國哲學范式與價值國際學術研討會”在北京舉行。本次會議由亞洲哲學與比較哲學學會和北京大學哲學系聯合舉辦。北京大學道家研究中心和北京大學陽明學中心共同承辦。來自中國(含港澳臺)、美國、日本、韓國、希臘、以色列等12個國家的一百余位專家學者提交了論文并參加討論。

  學會的出版物有“比較叢書系列”創立于1974年。

  10、CLTA:中國語言教師協會(Chinese Language Teachers Association Inc)

  成立于1963年,由有關院校的漢語教師和學者專家組成。會址設在美國新澤西洲南奧林奇西東大學亞洲學系,現有會員600余名,設工作人員一名即秘書長兼司庫。現由揚·約翰博士(Dr.John)擔任。

  學會每年召開一次年會。1982年,我國第一次派出“對外漢語教學代表團”參加,在年會上宣讀了九篇論文。1984年又派出以林濤教授為團長的“中國漢語代表團”參加,一行10人。北京語言學院兩位教師在年會上宣讀了論文。

 

  三、美國漢學的研究特征:當代中國現象與區域研究

  美國的漢學研究的趨勢是傳統漢學逐漸轉為當代中國現象與區域研究。在這種研究取向上,費正清(Fairbank)被視為美國“中國研究”的“中國學”的開山祖師,其中美國政府所推動的「當代中國研究」又起了決定性作用。1959年1月美國“政治與社會科學院年報”(Annals of the Academy of Politica and SocialScience)以中國為主要內容出版特集《當代中國及中國人》(Contemporary China and the Chinese)。其導論中,Howard L Boorman(紐約哥倫比亞大學教授)綱領性內容中提出「在此種情況下(即共產黨的中國作為當代亞洲政治主要因素,及西方傳統中國研究以歷史與人文科學為主)美國大學目前有一個獨一無二的機會:發展對當代中國問題經驗及分析的研究方法,與擴大社會科學領域的使用。

  推動此種研究走向的聲音并非只有美國才有,還有代表西方國際漢學團體的新論述,譬如法國于1959年1月1日創立的“中國當代檔案中心” (Documentation Centre on ContemporaryChina)其負責人紀業馬(Jacques Guillermaz 1911-1998)在英國漢學方面也有類似的發展。而在中國研究的歷史部分有一種任意性的分野“傳統中國(Traditional China)、近代中國(Modern China)與當代中國(Contemporary China)。無論我們如何去判斷此歷史分野的任意性,它明確地開始表現出漢學傳統研究與近代與當代中國研究的分裂。另外,我們可以發現“當代中國”作為對中國自1949年以來中國共產黨所建立的政治制度之轉喻。“當代中國”這個名稱及其所代表的內容是在1958年至1960年間成為一種流行的課題。在此論述中出現了較普遍的問題意識─即專業化、專業知識之認識論上的問題。對「當代中國」而言,這代表重新尋找傳統漢學與社會科學之間的均勢。這兒也找到了明確正當的理由,即將中國研究當作是「美國國家利益」(National Interest)。美國自冷戰以來,歷經韓戰以及1950年代初期至中葉的麥卡錫主義(McCarthyism),漢學因政治而有著多舛的命運。漢學團體被認為促成了“失去中國”(the loss of China)。漢學界及其專業也因此敗壞了名聲,其中著名的學者或外交官都受到了美國國會委員會的嚴密審訊。在美國他們被稱為“China Hands”(原指19世紀中國商埠的西方商人。后來意指西方「中國通」、中國語言、文化及中國人的專家),意指「失去」中國的駐華使領人員。他們支持美國政府跟中國共產黨合作,而放棄中國國民黨。中共掌權后,他們被看作共產主義者較著名的“China Hands”為John Paton Davies, John S. Service,John Carter Vincent, O. Edmund Clubb、Owen Lattimore 及J.K. Fairbank等人。

  之后,中國研究者兢兢業業地逐漸重建相關機構 如上面提到的“亞洲研究學會”(AAS),于1956年繼承了1948年建立的遠東學會(Far Eastern Associatio)并對政治活動采取謹慎的態度,其《章程》特別提及「是科學而非政治……」。不過, Howard L. Boorman 于1959年“Contemporary China”綱領性文件,反對當時美國政府的立場,所以中國本身變成了「中國問題」,那么需要學術界重新以其特殊方法探究重新解決「中國問題」的希望,于是帶來了兩方面的發展:一是在學術方,??二是在政治方面。在學術方面認同了一個具體研究的對象即「共產主義的中國」(Communist China)同時有一種認識論的討論,即美國的中國專家面對社會科學,尤其政治科學與漢學傳統之間的選擇,而對Boorman 而言并非是很難的選擇,他以政治方面的專家身分出現 而進一步“Contemporary China”下定義。在政治方??我們已有上述提及的「美國國家利益」。

  中國專家在此看見新的機會,以結束麥卡錫主義的負面影響。費正清跟著Boorman 亦參與此討論。當時他為亞洲研究學會的主席,于1959年3月29日的AAS年度會議中,他講了亞洲研究的困境。他開出的藥方是多元基礎上的綜合 “A Synthesis on a Pluralist Basis” 除了綜合了漢學傳統與社會科學以外,也綜合了新的文化——即革命性東方與自由主義及民主主義的美國傳統。此文化綜合應形成“新與多元化的世界文化”(new pluralist world culture)也相當具有張力,因其相互認同及接受,而非放棄彼此的原則。

  以上已概述費正清的貢獻,總括其思想與工作。我們可以說費正清一方面對比社會科學、技術、現代狀態、共產主義和中國,另一方面將漢學、人文科學、人道主義、民主主義、個人自由及美國連接起來。在此對比過程中綜合,這是他思想與行動的特征。

  美國之中國研究的下一階段是將“Contemporary China”的機構化。費正清作為“亞洲研究學會研究與發展信息委員會”(AAS Consultative Commis- sion on Research and Development)主席時,1959年6月18-21日在紐約召開一個名為「當代中國研究」研討會。此研討會創立了一個“JCCC:當代中國聯合委員會”(Joint Committee on Contemporary China)。委員會成員有:密歇根大學、哈佛大學、伯克利大學、RAND股份有限公司 、華盛頓大學、哥倫比亞大學、聯邦規定典、SSRC:社會科學研究會等十所大學和學術研究團體。

  “ACLS:美國學術團體聯合會”和“社會科學研究學會”任命George Taylor為主席,任期4年。該委員會內建立三個專門小組來講究“當代中國”:

  1.中國社會研究小組(Subcommittee on Research on Chinese Society)成立于1961年。先由J.C.Pelznel 主持,之后由知名社會學家施維雅(G.W.Skinner)主持。

  2.中國法律小組(Subcommittee on Chinese Law),1965年成立,由J.A.Cohen 主持。

  3.中國政府與政治小組(Subcommittee on Chinese Government and Politics)1965年成立,由R.A. Scalapino主持。此小組包括哥倫比亞大學(Doak Barnett)、J.M. Lindbeck 及G.Taylor等著名當代中國問題專家。在「當代中國機構化」的過程當中Fairbank(自由派)與G. Taylor(保守派)的貢獻最大。前者專長在于學術和專業知識方面,以及憑進取的精神態度拓展哈佛大學之中國研究;后者的優點在于積極連接漢學界與政府和政治界。在此中國專家重新接受政府與經濟機構。機構合作中比較突出的為哈佛大學、哥倫比亞大學、福特基金會(the Ford Foundation)、CFR和 RANDCorporation。

  自1957年以來,“當代中國研究”逐漸受到歡迎。一方面代表美國對非西方世界重新燃起興趣,另一方面也回應了當時中蘇沖突。在此背景下,相關的經費補助也很豐富,自1959-1969年大約有4千萬美元補助款。30經費大部分來自公用補助(Public Subsidies),特別根據1958年“國防教育案”(the 1958 National Defense Education Act:NDEA)它的目的為加強大學研究中心及文化區的跨文化課程區域研究,也包括了中國在內。譬如為了美國的中國研究,福特基金自1959年至1970年間付了2380萬美元,這筆錢大部分用于主要大學研究機構中,主要目的是為了設立專題與多領域的中國課程。所謂主要大學,基本上指六所長期研究過去漢學方面的大學: 1959—1969這十年間:哈佛大學 290萬美元;密歇根大學大學 250萬美元;哥倫比亞大學 250萬美元;伯克利大學 180萬美元;華盛頓大學170萬美元,康奈爾大學130萬美元。

  在當代中國研究過程中,美國學術界有一個較有影響力的理論即“發展理論”(“Development Theories”)美國政治學者與亞洲通白魯恂(Lucian Pye) 是當時相關理論的化身。他扮演著不同的角色但觀其總體來說,他護衛著社會科學,或更恰當的說法是護衛著政治科學,發揮出其正當性與影響力以及批準與核定「當代中國」的誕生。難怪「當代中國」的下一發展階段為將「當代中國」研究對象完全隸屬社會科學領域。社會科學、更恰當地說政治科學的領導角色與美國政府政策及其所追求的利益是密不可分的。它的目的為改善對所謂「第三世界」的認識以及制度化的相關研究。如此一來,「第三世界」只不過是一種「實驗室」。其中「現代」學科領域 (“Modern Disciplines”)使其理論經受考驗。歷史研究只不過當作輔助的科學,提供有關傳統社會的資料,為的是促成現代化的進度。「當代中國」此名稱及其所帶來漢學研究方面的分野,借著其機構化變成一種長期的現象。不過在美國自1980年代以來,正式研究機構在其名稱上不再使用「當代中國」的說法,也不說明為何放棄。1982年,“當代中國聯合委員會”與中國文明研究委員會(Committee on the Studies of Chinese Civilization )合并,成立“聯合中國研究委員會”(Joint Committee on Chinese Studies) 。美國學術團體理事會(ACLS)不再特別控制「當代中國」研究。當今該研究逐漸回歸人文科學領域,即靠近「傳統漢學」。此種吊詭的發展理由何在?是由于多元科學領域性,抑或對中國歷史的豐富公平性?或有其他可能?

  在以上美國當代中國研究的背景下,還有種所謂「區域研究」的概念。美國之中國研究的進一步發展涉及當代西方學術領域的區域研究與專業學科領域之間的關系問題。漢學或中國研究是區域研究,而專業學科領域為歷史學、社會學、政治學、經濟學、人類學等關問題。在美國中國研究方面,政治學和歷史研究較為成功。嚴格來說,歷史學本身不是一個專業學科領域,因其包含諸多其他專業領域的部分,如文化史、社會史、經學史、宗教史、思想史、科學史等??彼此間可能會有共同的語言。

  “區域研究”相對于各專業學科領域是較晚崛起的,專業學科領域是先于歐洲出現的,即以西方文化為典范而發展出來的。在此種背景下,除了科學方法的普遍性問題之外,西方所發展出的社會學、政治學、經濟學等學科領域有另外的具體問題。其他文化(如中國)所碰到的問題,是否要涵蓋在專業學科領域中區域研究有肯定的答覆。美國學術界響應以上問題有以下辦法:一方面讓區域研究,如中國研究或漢學分入各專業學科領域。譬如歷史系有一、二位是中國歷史專家,人類學系有一、二位是中國文化專家等。但這并非是一種共同標準。以哲學系為例,它很少有一個中國哲學專家。在此種情況下,還需要建立獨立的區域研究,即建立東亞系或院。現今美國不再建立漢學或中國研究系。之后在各專業領域取得一席之地。

  區域研究是由很多不同專業學科領域所組成的。以哈佛東亞語文文明系為例,至少有三個不同專業學科領域:歷史、文學和宗教思想。其背后的基礎為語言領域如中文、日文及韓文等。哈佛該系的研究還包括:法律、人類學、經濟學等所有社會科學。更不用說其他各職業學院如神學院、法學院、政治學院等。區域研究的結果并非「交叉科學」(如物理化學是物理學與化學之間的交叉結果的誕生),而是包容各種專業學科領域并豐富之。無論中國或歐美學術界,在當今中國研究中有兩個似乎矛盾的立場:一是所謂「普遍價值論」(Universalism ofValues)基本上也代表西方的立場;一是「中國特殊論」(Argumentation forSpecial Features)此立場比以上的更為復雜,但可以說是代表中國的立場。

 

  結語:美國漢學研究的特征

  以上筆者嘗試將美國當代漢學研究的不同面向大致描繪。在此總觀整個研究過程,筆者歸納出美國中國研究特征如下:

  一、在西方國家中,美國至少在數量方面絕對占第一名的位置??質量方面也有諸多漢學研究的杰作。從地理上來看似乎可以用以下的月球形式來形容100多個中國研究的美國大學地區:自Chicago通過New York與Washington至SanFrancisco。

  二、美國的中國研究模式是「區域研究」,即沒有漢學或中國研究系。而大部分有東亞語言與文化系皆有有中國研究部分中心。除此之外,在其他院系方面從考古學到社會科學,也會有與中國研究相關科系,會有作為中國研究的伙伴和同仁。

  三、美國對中國研究的重點在于所謂當代中國。不過對中國古代、中古時代、宋、明、清朝時代也有專門研究。另外補救的方法是與他系如歷史系、考古學系合作,或者創立相關的學會。

  四、從美國漢學歷史脈絡來看,它跟其他州區國家一樣,以基本宗教傳教事業開始,經過商人及外交員的協助發展到學術的學科領域。在美國,尤其自二戰以來,中國研究跟政治有密切及敏感的關系。基本上美國整個科學研究屬于「國家利益」的政策。其中也有一個執行的原則叫做“政治正確”(Political Correctness)。但基本上政治正確想要代表我們人類的平等性,不論我們的意識形態內容如何 ,我們應該互相尊重。這種精神態度當然沒有什么疑慮.不過其執行的方法可能帶來一些疑慮。美國的中國研究在西方是如此重要,以致其影響到國際漢學的氣氛.不過藉由報刊評審機構(Refereed Journals)和會議觀察員想要維護國際漢學上的政治正確性,控制西方漢學研究的主流。政治正確性基于一種「世界普遍主義」的精神立場,為的是避免美國民族文化中心主義的嫌疑以及優勢感。如此嚴格去遵守政治正確性的思想,甚至不敢提及任何彼此之間的區別差異。雖然在美國漢學界也有另類的人物比較強調文化間的差異性,如哲學家兼漢學家不幸已故的l霍爾?郝大維(David Hal)、安樂哲(Roger T. Ames)等人,但于此方面歐美之間有一場「文化斗爭」,歐美漢學間的決斗結果似乎也決定了美式政治正確性的思想已經擴展在國際漢學界中。無論如何??雙方應服膺于客觀真理及相對化其個別的意識形態。

  六、美國漢學界從一開始便很慷慨地任用其他西方國家的著名漢學家,如來自德國、法與英國等國家,至今仍持有此種態度。

  七、美國漢學界還有一個跟其他西方國家不同的特征,即中國人本身對美國的漢學、美國的中國研究的重大貢獻。自第一位哈佛大學的中國教授戈鯤化(1838—1882)經過陳捷(1901—1999)至今的成中英或Wu Kuangming。正因為有了以上這些美國華僑在美國漢中國研究等多方面如教學、收藏與管理圖書資料的幫助,才能在美國比其他西方國家有著更豐富的研究。真的很難想象如果沒有華裔美國人的貢獻,當代美國的漢學、中國研究將何如?

  (陳友冰摘錄。資料來源:魏思齊《美國漢學研究的現況》,臺北·天主教輔仁大學外語學院“華裔學志漢學研究中心”2006·7;張曉勁《中國學研究在美國》《中外管理導報》1998·2·10;黃育馥《20世紀80年代以來美國中國學的幾點變化》《國外社會科學》二〇〇四年第五期 ;陶文釗《費正清與美國的中國學》《歷史研究》1999·2·15,以及互聯網有關資料)

  

Comments are closed.

上海基诺彩票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