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基诺彩票开奖号码|上海基诺开奖结果查询

詠龍詩賦

離騷

戰國·屈原

為余駕飛龍兮,雜瑤象以為車。
何離心之可用兮,吾將遠適以自疏。
屯余車其千乘兮,齊玉紱而奔馳。
駕八龍之婉婉兮,載云旗之委蛇。

神龍賦

東漢·劉琬

  大哉龍之為德,變化屈伸,隱則黃泉,出則升云,圣賢其似之乎!惟天神上帝之馬,含胎春夏,房心所作,軒照形角尾規矩。

龍瑞賦

三國魏·劉劭

  歲在析木,時惟仲春;靈威統方,勾芒司辰。陽升九四,或躍于淵,有蜿之龍,來游郊甸。應節合義,象德效仁;紆體鞶縈,摛藻布文。青耀章采,雕琢璘玢;燥若羅星,蔚若翠雲。光舄弈以外照,水清景而內分。圣上觀之無射,左右察之既精;聊假物以擬身,忽神化而無形。泉含物而不澹,固保險而常寧。

青龍賦(并序)

三國魏·繆襲

  蓋青龍者,火辰之精,木官之瑞。

  懿矣神龍,其知惟時。覽皇代之云為。襲九泉以潛處,當仁圣而覿儀。應令月之風律,照嘉祥之赫戲。敷華耀之珍體,耀文采以陸離。曠時代以稀出,觀四靈而特奇。是以見之者驚駭,聞之者崩馳。觀夫仙龍之為形也。蓋鴻洞輪碩,豐盈修長。容姿溫潤,蜲蜿成章。繁蛇虬蟉,不可度量。遠而視之,似朝日之陽。邇而察之,象列缺之光。爚若鑒陽,和映瑤瓊。對若望飛,云曳旗旌。或蒙翠岱,或類流星。或如虹之垂耀,或似紅蘭之芳榮。煥璘彬之瑰異,實皇家之休靈。奉陽春而介福,賚乃國以嘉禎。

潛龍詩

三國魏·曹髦

傷哉龍受困,不能越深淵。
上不飛天漢,下不見于田。
蟠居于井底,鰍鱔舞其前。
藏牙伏爪甲,嗟我亦同然!

龍銘

西晉·傅玄

麗哉神龍,誕應陽精。
潛景九淵,飛曜天庭。
屈伸從時,變化無形。
偃伏汙泥,上凌太清。

燭龍贊

東晉·郭璞

天缺西土,龍銜火精。
氣為寒暑,眼作昏明。
身長千里,可謂至靈。

蛟贊

東晉·郭璞

匪蛟匪龍,鱗采暉煥。
騰濯濤波,蜿蜒江漢。
漢武飲羽,佽飛疊斷。

唐·李嶠

銜燭耀幽都,含章擬鳳雛。
西秦飲渭水,東洛薦河圖。
帶火移星陸,升云出鼎湖。
希逢圣人步,庭闕正晨趨。

黑潭龍

唐·白居易

  黑潭水深黑如墨,傳有神龍人不識。潭上駕屋官立祠,龍不能神人神之。豐兇水旱與疾疫,鄉里皆言龍所為。家家養豚漉清酒,朝祈暮賽依巫口。神之來兮風飄飄,紙錢動兮錦傘搖。神之去兮風亦靜,香火滅兮杯盆冷。肉堆潭岸石,酒潑廟前草。
不知龍神享幾多,林鼠山狐長醉飽。狐何幸?豚何辜?年年殺豚將喂狐。狐假龍神食豚盡,九重泉底龍知無?

黑龍飲渭水賦

唐·白居易

  爾其矯首陸梁,拖尾回翔蹈流,鳴躍劈波騰驤。飲清瀾之澹澹,噴素浪之湯湯;頷而碎珠迸落,奮鬢而細雨飛揚;詟水族則鳣鮪奔走,駭泉室則黿鼉伏藏;信可符帝王之度,葉邦家之光;表三秦之嘉瑞,呈二漢之禎祥。

龍移

唐·韓愈

天昏地黑蛟龍移,雷驚電激雄雌隨。
清泉百丈化為土,魚鱉枯死吁可悲。

海客探驪珠賦

唐·張隨

  靈海洶洶,爰有泉兮,其深九重,中有明珠。上蟠驪龍,難犯之物兮不可觸,希代之寶兮不可逢。矧奫淪之莫究,曷揭厲之能從,爰有海客,賁然來適,利實誘衷,舉無遺策。乃顧而言曰:“見機而作,未索何獲。我心茍專,而至寶可取。我力茍定,而洪波可擘。”既覽川媚之容,遂探夜光之魄。伊彼勇者,吁可駭也;俯身於碧沙泉底,揮手於驪龍頷下,所謂明淺深斷取舍而已。觀其發跡潛往,澄神默想,俄徑寸以盈握,倏光輝而在掌。初辭磧礫,訝潭下星懸;稍出漣漪,謂川旁月上。鄙鮫人之慷慨,殊赤水之罔象。然則冒險不疑,懷貪不思,幸竊其寶,幸遭其時。向使龍目不寐,龍心自欺,則必奪爾魄,啖爾肌。救蒼黃之不暇,何采掇而得之?想夫人不亦危矣!驗乎事良亦凄其。則知計非爾久,利非爾有,必以其道。亮自至而無脛,是忽其生,奚獨虞於傷手?亦猶貪夫狥財,自貽伊咎,君子遠害,惟儉是守。是故車乘見驕於宋客,驪珠垂誡於莊叟。於戲!我躬不保,雖寶謂何?彼險不陷,雖珍則那。子產常譏於狎水,仲尼昔嘆於憑河,因政則來格,感恩則匪他。漢武受報於昆明之岸,孟嘗反輝於合浦之波,豈與彼而同科哉!驪龍之泉,物不敢入。緯蕭之子,一以何急?其父乃鍛其珠,勖其習,能往也可及,不能往也不可及。
 

云從龍賦

唐·張隨

  山川之氣曰雲,寂爾虛無,倏爾韜映。雖無心而既出,終有感而協慶。鱗蟲之長曰“龍”,道符於神,德合於圣。時變化而無極,在陰陽而應令。是知雲為佐,龍為主,龍無雲不可以陟煙霄,壇無龍不可以降時雨。始靄靄於山澤,俄骙々於天宇。有若魚水相須,君臣夾輔而已。原夫或躍在泉,道契元默,未始出岫,時有通塞。及夫順天地之功,贊生成之德,吟空山而奮揚其狀,觸幽石而蓊渤其色。然後蹈乎寥廓,自彼南北,何往而不濟?何施而不得?潤萬物豈待崇朝,控千里才逾瞬息。故曰“氣感則應,有開必先。”臣良而圣主垂拱,雲起而飛龍在天。以類相從,罕聞不合,惟後作乂,孰曰非賢!是以殷丁得其傅說,吉甫佐於周宣。品物咸泰,寰海晏然,則雲龍之義明矣!君臣之道一焉。於以辨物理,於以通人倫;運有智兮事有因,如羽翼之相假,同股肱之相親。則當今得賢共理,豈不冠前代之君臣?

葉公好龍賦

唐·張隨

  惟彼龍兮,潛水府,翔天路,何葉公之多尚,獨神物之是慕?假手於繪,對蜿蜒以好之;其形在堂,俄惝恍而反懼。初其終朝念茲,寤寐求之,嗟豢氏之莫遇。望雲津之遠而,載雕其宇,爰寫其姿,周屋壁,環階墀。輝輝之章,不離其行坐;矯矯之質,常在於夢思。至於春風啟序,自暄而暑,則謂仰重陰而可佇;雨歇云收,杳不知其處所。其求雖阻,其志無沮。及其寒律方凝,自霜而冰,則謂窺濬壑而可徵;天高日朗,空有見於泓澄。其睹未能,其誠益增。

  既而天縱其欲,物應其好,龍乃拖其尾而登其堂,矯其首而窺其奧。垂錦帶,張翠鱗,光流電轉,聲發雷振;起雲而棟凝積氣,乘水而庭若通津。而況於斯人,得不撓其性而駭其真?觸類而廣,可明其徵。惟龍也,世好之必歸;惟士也,國招之必依。姑務乎辨真去偽,寧求乎似是而非。故好龍如之何,期真假無變;好士如之何,在賢愚無眩。蜿蜒之狀,且逢子高之儀;堂堂之賢,莫失哀公之眷。勉矣!凡今君子,必審之於聞見。

驪龍

唐·無名氏

有美為鱗族,潛蟠得所從。
標奇初韞寶,表智即稱龍。
大壑長千里,深泉固九重。
奮髯云乍起,矯首浪還沖。
荀氏傳高譽,莊生冀絕蹤。
仍知流淚在,何幸此相逢。

龍潭

唐·韋莊

石激懸流雪滿灣,五龍潛處野云閑。
暫收雷電九峰下,且飲溪潭一水間。
浪引浮槎依北岸,波分曉日浸東山。
回瞻四面如看畫,須信游人不欲還。

詠龍

唐·裴铏

亦知清戒守仙規,燕血塵埃豈嗜宜。
自許身軀脫梭木,淹從螭蛟困拳池。
為虛化實是何日,棄甲成林會有時。
已笑癡兒執凡鐵,驅云駕霧奈何之。

武林山十詠·龍泓洞

宋·梅詢

矯矯淵下龍,潛神在靈府。
云臥雖有時,泥沙可長處。
陰崖寒氣腥,峭壁煙痕古。

龍溪

北宋·歐陽修

潺潺出亂峰,演漾綠蘿風。
淺瀨寒難涉,危槎路不通。
朝云起潭側,飛雨遍江中。
更欲尋源去,山深不可窮。

百子坑賽龍詩

北宋·歐陽修

嗟龍之知誰可拘,出入變化何須臾。
壇平樹古潭水黑,沉沉影響疑有無。
四山云霧忽晝合,瞥起直上拿空虛。
龜魚帶去半空落,雷訇電走先后驅。
傾崖倒澗聊一戲,頃刻萬物皆滋濡。
青天卻埽萬里靜,但見綠野如云敷。
明朝老農拜潭側,鼓聲坎坎嗚山隅。
野巫醉飽廟門闔,狼籍烏鳥爭殘余。

龍賦

北宋·王安石

  龍之為物,能合能散,能潛能見,能弱能強,能微能章。惟不可見,所以莫知其鄉;惟不可畜,所以異于牛羊。變而不可測,動而不可馴,則常出乎害人;而未始出乎害人,夫此所以為仁。為仁無止,則常至乎喪己;而未始至乎喪己,夫此所以為智。止則身安,曰惟知幾;動則物利,曰惟知時。然則龍終不可見乎?曰:與為類者常見之。

北宋·丁謂

不操千金寶,思觀九色虬。
負圖鐘上圣,銜燭照窮幽。
但仰飛天大,寧聞戰野憂。
沃焦須霈澤,莫道我無求。

北苑十詠·龍塘

北宋·蔡襄

泉水循除明,中坻龍矯首。
振足化仙陂,回晴窺畫牖。
應當歲時旱,噓吸云雷走。

龍掛

南宋·陸游

成都六月天大風,發屋動地聲勢雄。
黑云崔嵬行風中,凜如鬼神塞虛空。
霹靂迸火射地紅,上帝有命起伏龍。
龍尾不卷曳天東,壯哉雨點車軸同。
山摧江溢路不通,連根拔出千尺松。
未言為人作年豐,偉觀一洗芥蒂胸。

龍湫歌

南宋·陸游

環湫巨木老不花,奫淪千尺龍所家。
爪痕入木欲數寸,觀者心掉不敢嘩。
去年大旱綿千里,禾不立苗麥垂死。
林神社鬼無奈何,老龍欠身徐一起。
隆隆之雷浩浩風,倒卷江水傾虛空。
鱗間出火作飛電,金蛇夜掣屠云中。
明朝父老來賽雨,大巫吹簫小巫舞。
祠門人散月娟娟,龍歸抱珠湫底眠。

詠龍

南宋·舒岳祥

  予先人墓在香巖,有湫二。湫常現一龍,時顯時隱。世傳古有樵人見有老人坐石上,近之即隱。又嘗有兩龍髯現水中,大如象鼻,水沸激而上,復流湫中,水不盈也,因號其山為龍須山。今名龍舒,以下多舒姓也。

曾見老人潭上坐,忽然不見石泓深。
至今月白風清夜,潭底時聞似笛吟。

蛟龍歌

南宋·何夢桂

  蛟峰先生以《猩猩歌》、《雞雛吟》二章見寄,所以興起人心,維持世教,甚切切也。其發明比興,已無馀蘊,后有作者,無能再出新意矣。今輒以《蛟龍歌》答賦《猩猩歌》,《希有鳥吟》答賦《雞雛吟》。前章以招蛟峰先生之心,后章以廣可庵老子之意。

  生物具角齒,每每與物抗。蹈阱虎以剛,觸藩羊以壯。世間怪物有蛟龍,三百六十蟲之長。神靈出噓吸,變化互來往。布爪曾云興,鼓鬐電放。無欲不受劉累馴,假形豈被葉公誑。時飛則飛潛則潛,所以隨時知得喪。莫道魚蝦性不靈,相依煦沫豈敢嗔。江濆鳣鯨久失水,聞此鼓舞咸相親。世無刑醢受,時非法網秦。然匪藉馀蔭,安能逃世人。亡象齒與革,亡猩血與唇。有身即有患,誰能無其身。安得此身化為云,隨龍上下云無心。

詠龍詩

金·完顏亮

蛟龍潛匿隱蒼波,且與蝦蟆作混和。
等待一朝頭角就,撼搖霹靂震山河。

畫龍歌

明·周是修

云如車輪風如馬,雷鼓砰訇電旗奓。
其中踴躍何爾為,無乃蜿蜒作霖者。
古來善畫此者誰?葉翁所畫稱最奇。
筆端揮灑絕相似,亦有風云雷電隨。
大梁徐公生卓犖,自少以來深好學。
揮毫灑墨運天機,鬼泣神愁日光薄。
斯須縞素騰真龍,莽蒼直奪造化工。
恍如列缺引霹靂,欻若巽二驅豐隆。
枯木槎牙頭角露,鱗拂雪花駭成怒。
劃然威掣海門開,勁望層空欲飛去。
我時見畫心膽豪,拔劍起舞翻絨袍。
波濤萬頃東溟闊,瘴煙千丈南衡高。
嗟哉徐公天相爾,后恐無繼前無比。
酒酣神氣益灑然,白日風云窗戶起。
為君一作畫龍歌,雷風激烈云嵯峨。
魚蝦混處不可久,龍兮龍兮奈爾何!

王道士畫龍歌

清·吳廷華

朝天宮里老居士,曾走方壺探弱水。
收拾靈怪入筆端,先學小仙役道子。
等閑不肯輕揮毫,不稱神畫稱酒豪。
求畫定載一石酒,一斟一酌心陶陶。
酒酣興發重引滿,左執酒杯右執管。
千紙萬紙頃刻成,牛鬼蛇神態怪誕。
落筆好寫蛟龍圖,騰身時作龍躍躍。
神來拂紙一揮霍,筆勢早巳凌云衢。
東鄰老翁冬作屋,四壁白板新斬木。
板間雙節點漆圓,炯炯有光若張目。
居士就目作龍形,攫掣夭矯龍如生。
草屋時時作云氣,爪牙鱗角生光明。
一朝風雨晚大作,雷轟電制火欲灼。
雨止已失龍所在,眼眶空洞如椎鑿。
一時畫龍俱無存,素幅不見筆墨痕。
當是乘云各飛去,成群引隊翔天門。
自古畫龍夸神助,葉公泯沒僧繇著。
葉公畫龍龍飛來,僧繇畫龍龍飛去。
畫籠龍來龍笑人,畫龍龍去龍乃真。
真龍即在三寸管,取多用宏推通神。
層士畫不恃烘染,妙技肯為古人掩?
精神凝聚生色相,睛自能飛何待點。
居士本是神仙宗,畫圖偶爾留遺蹤。
仙蹤渺渺不可即,吾知居士其猶龍。

  

Comments are closed.

上海基诺彩票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