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基诺彩票开奖号码|上海基诺开奖结果查询

徽派宿將汪惟德

  明謝肇淛《五雜俎》云:“近代名手,弇州(指王世貞)論之備矣。以余耳目所見,新安有方生、呂生、汪生,閩中有蔡生,一時稱國手。而方于諸子,有白眉之譽。其后六合有王生,足跡遍天下,幾無橫敵。時方已入資為大官丞,不復與角。而汪、呂諸生皆為王所困,名震華夏。乙巳(萬歷三十三年,公元1605年)、丙午(萬歷三十四年,公元1606年),余官白門(南京),四方國工,一時云集。時吳興又有周生、范生,永嘉有鄭頭陀,而技俱不勝王。洎余行后,聞有宗室至,諸君與戰,皆大北。王初與戰,亦北。越兩日,始為敵手。如何,王又竟勝。故今日稱第一手者,六合小王也。汪與王才輸半籌耳,然心終不服。每語余,彼野戰之師,非知紀律者。余視之良信。但王天資高遠,下子有出人意表者,諸君終不及也。”

20140320_016

明謝肇淛《五雜俎》

  謝氏所稱新安汪生,與方子振、呂存吾、蔡學海“一時稱國手”。他與南京會戰決出的天下第一手王寰王玄所“才輸半籌耳”,而且“心終不服”,認為王玄所乃“野戰之師,非知紀律者”。謝氏對此“視之良信”,深以為然。

  以此看來,謝氏所稱汪生,實乃萬歷棋壇一位叱咤風云的人物,他是誰呢?

  筆者在胡應麟《少室山房集》搜索得《汪生惟德工弈而溫然長者行持卷乞言為賦》。閱讀此詩,可以認為,謝肇淛所言汪生就是徽派宿將汪惟德。學習這首詩,可以幫助我們了解這位幾乎被歷史塵埃堙沒的明代國手。全詩為:

  汪生歙都彥,家世本閥閱①。
  總角游巴邛,邂逅四仙列。
  龍肝竊余剩,隨風墮天末②。
  攜書客武林,精心究圖牒。
  休仁迨仲甫,遺圖恣翻閱。
  藏機玉局中,妙思鬼神協③。
  一廛據湖山,所當幟必拔。
  九枰欲較王,半道只輸滑④。
  紗帽挈隱囊,翹然布衣俠。
  高車長者聚,短巷流俗絕⑤。
  半軒風雨聲,廣武戰初合。
  奇謀騁六出,廟算窮七伐⑥。
  斜照委綠苔,殘星蔽黃葉。
  逡巡斧柯爛,慘淡燭花滅⑦。
  誰云弈小道,先生早必跋。
  歲月贏二毛,悠悠茂弘業⑧。
  當今號國手,方呂蔡頏頡。
  一匡方擅齊,偏霸汪表越⑨。
  呂蔡季孟間,吾評匪僭躐。
  黃王及朱范,少俊互騰踏。
  猗哉盛一時,挽近諒難越⑩。
  就中孰恂恂,生也最馴洽。
  澄清叔度侶,謹畏伯高垺。
  爭先戒貪競,殿后泯驕伐11。
  遇我吳峰顛,屢結丈人襪。
  愿言丐只字,千秋耀眉睫12。
  年來謝筆研,推敲廢頰舌。
  參差宿昔萌,把袂若中熱。
  為汝聊囁囁,毫端縱涂抹。
  久矣忘成虧,誰云較優劣。
  枯棋三百六,廿載閉空篋。
  冉冉負局翁,騎云去閶闔13。

  ①彥:美士,才德出眾的人。閥閱:功績和經歷。亦指世家門第。兩句說,汪生是徽州治所歙縣人,出身世家,才德出眾。

  ②總角:古代孩童未成年前束發為兩結,形狀如角,故稱。邂逅:謂不期而會。天末:天邊。四句用巴邛人家橘中四叟弈棋的傳奇故事,載于《太平廣記》卷四十《巴邛人》。其末云:“又一叟曰:‘仆饑矣!須龍根脯食之。’即于袖中抽出一草根,方圓徑寸,形狀宛轉如龍,毫厘罔不周悉。因削食之,隨削隨滿。食訖,以水噀之,化為一龍。四叟共乘之,足下泄泄云起,須臾風雨晦冥,不知所在。”詩中“龍肝竊余剩,隨風墮天末”,所言即此。四句意在說明,汪生孩提時已游戲于圍棋之中。

  ③武林:山名,即今杭州靈隱山,后多用以指杭州。圖牒:猶譜牒,此指棋譜。休仁:劉休仁,南朝宋文帝之子,封建安王。《南史·王諶傳》:“(宋)明帝好圍棋,置圍棋州邑,以建安王休仁為圍棋州都大中正。”仲甫:北宋棋待詔劉仲甫。藏機:藏匿才智、心機。玉局,棋盤的美稱。協:共同合作,和洽。六句寫汪生在杭州精研棋譜,藏機棋局,妙思通鬼神的情景。

  ④一廛:古代一家所居的房地。拔幟:用韓信破趙王歇典故。《史記·淮陰侯列傳》說韓信選輕騎二千人,人持一赤幟,從間道翻山至趙軍營壘,并誡曰:“趙見我走,必空壁逐我,若疾入趙壁拔趙幟,立漢赤幟。”九枰:此語見唐薛用弱《集異記》。安史之亂,唐玄宗入蜀避難,棋待詔王積薪追隨,夜宿山中,聞婦姑口弈至于三十六著,姑曰:“子已敗矣,吾止勝九枰耳。”滑:指滑能,唐僖宗朝棋待詔。宋孫光憲《北夢瑣言》記天帝遣張小子召滑能弈棋傳說。四句說,汪生在杭州一帶所向披靡,可與王積薪、滑能比肩。

  ⑤紗帽:古代君王或官員所戴的一種帽子,以紗制成,故名紗帽。明代把紗帽定為文武百官的常禮服,故而又稱為官帽。此處用為官員的代稱。挈:提。隱囊:靠枕。全句說,汪生受到官員的熱情接待。翹然:特出貌。長者:指年紀大、輩分高或者德高望重的人。流俗:世俗之人。四句寫汪生受到了社會的器重,官員熱情接待他。雖然身為布衣,卻是高車大馬,與尊者相聚飲宴弈棋,遠非小巷世俗者可比。

  ⑥廣武:古城名,故址在今河南滎陽東北廣武山上。有東、西二城,中夾廣武澗。秦亡后,楚漢相爭第四年,戰事膠著,雙方在廣武山隔澗對壘相持。“戰初合”,說的就是這層意思。六出:用蜀漢丞相諸葛亮六出祁山事。廟算:由朝廷制定的克敵謀略。《孫子兵法·計篇》:“夫未戰而廟算勝者,得算多也;未戰而廟算不勝者,得算少也。多算勝,少算不勝,而況于無算呼!”七伐:用諸葛亮七擒孟獲事。四句以戰事為喻,概括汪生在棋壇的征戰歷程。

  ⑦“斜照”、“殘星”、“斧柯爛”、“燭花滅”等詞語,概括起來就是日以繼夜、通宵達旦。寫汪生對棋藝的執著追求,極言對局之艱辛。

  ⑧誰:發語詞。必,固執。跋,跋涉。兩句說,棋雖小道,但先生從小就執著地涉足其間。贏:進,前。二毛:頭發斑白,故以之指老人。《左傳·僖公二十二年》:“君子不重傷,不禽二毛。”杜預注:“二毛,頭白有二色。”悠悠,遙遠。茂:盛。弘:大。兩句說,歲月流逝,滿頭斑白,始終把圍棋視為遠大的事業。

  ⑨方呂蔡:指方子振、呂存吾、蔡學海。頏頡(xiéháng):鳥上下翻飛,引申為不相上下。“一匡”句詩人自注:“方寓清源。”一匡:納入正軌。匡,正。此句說,方子振寓居山東清源,卻一匡天下。偏霸:指偏據一方而稱王。表,通“標”。表率,榜樣。此句說,汪生在越偏據一方而稱霸。

  ⑩呂蔡:指呂存吾和蔡學海。季孟:猶伯仲之間,謂不相上下。僭躐(jiànliè):超越本分,用為自謙之詞。黃王及朱范:指上虞黃斗華、六合王寰、楚中朱玉亭與吳興范君輔四人。騰踏:奔騰,飛騰。猗:美盛貌。“挽近”一句意思說,在以后的一段時間內,確實難以超越。諒:確實。

  以上十句,是胡應麟對當時弈壇形勢的評估,這與謝肇淛的見解如出一轍。他特別看重黃王朱范四位后起之秀,更是頗具慧眼。十年之后的南京會戰,汪惟德就是以半籌之差,輸于王寰王玄所,與天下第一手之位失之交臂,讓老英雄唏噓不已。

  11恂恂(xún):恭謹溫順貌。《論語·鄉黨篇第十》:“孔子于鄉黨,恂恂如也,似不能言者。”馴洽:善良融洽。“澄清”句用東漢處士黃憲故事。黃憲,字叔度,世貧賤,而以學行見重于時。《世說新語·德行第一》云:“(郭)林宗曰:‘叔度汪汪如萬頃之陂,澄之不清,擾之不濁,其器深廣,難測量也。”說叔度好比萬頃湖泊,寬闊深邃,不可能澄清,也不可能攪渾,氣量深廣,難以測量。全句贊揚汪生堪與黃叔度為侶。伯高:漢代龍述,字伯高,京兆人,敦厚廉正,為時人所敬重。《后漢書·馬援列傳》云:援前在交阯,還書誡侄兒曰:“龍伯高敦厚周慎,口無擇言,謙約節儉,廉公有威,吾愛之重之,愿汝曹效之……效伯高不得,猶為謹敕之士,所謂刻鵠不成尚類鶩者也。”垺(póu);極大。龍伯高因謹畏而形象極其高大。六句說,在天下群雄中,唯汪生為人恭謹溫順,善良融洽。氣量深廣如黃叔度,恭謹畏葸如龍伯高。所以他下起棋來不貪不驕。胡應麟對汪惟德的推崇可謂至矣。

  12吳峰:指杭州吳山,俗稱城隍山,地處西湖東南面。“屢結”句,用“結襪”典故。《史記·張釋之傳》云:“王生者,善為黃老言,處士也。嘗召居廷中,三公九卿盡會立,王生老人,曰:‘吾襪解。’顧謂張廷尉:‘為我結襪!’釋之跪而結之。既已,人或謂王生曰:‘獨奈何廷辱張廷尉,使跪結襪?”王生曰:“吾老且賤,自度終無益于張廷尉。張廷尉方今天下名臣,吾故聊辱廷尉,使跪結襪,欲以重之。’諸公聞之,賢王生而重張廷尉。”眉睫:代指形貌。四句說,我屢次在吳山寓所接待你,還讓我題詩,對我來說,就像張釋之為丈人結襪一樣,深感榮幸。可見胡應麟對汪惟德的尊重。有學者考證,萬歷二十五年丁酉(1597年)夏,胡應麟寓居杭州,遇到結伴游杭的呂存吾、汪惟德,并分別贈詩。看來確實言之有據。此時,胡應麟已經四十七歲了,還稱汪生為丈人,可以推斷汪已年過花甲。而萬歷三十四年,他還參加南京會戰,爭奪天下第一,推算他當為古稀老人了,真可謂“烈士暮年,壯心不已”。

  13筆研:毛筆和硯臺,代指文墨之事,“研”通“硯”。推敲:遇事反復斟酌。頰舌:口舌言語,比喻口辯才能。參差:有蹉跎意。宿昔:猶年老。把袂:拉著衣袖,猶握手。中熱:病癥,即夏季傷暑,心胸中熱。囁囁:多言。負局翁:即《列仙傳》的負局先生。傳云:“負局先生者,不知何許人也,語似燕、代間人。常負磨鏡局徇吳市中,磨鏡一錢。因磨之,輒問主人,得無有疾苦者,輒出紫丸藥以與之,得者莫不愈。如此數十年。”騎云:駕云。閶闔:天門。

  末十二句說,一年多來,我謝絕了文墨之事,遇事反復斟酌,快談不上口辯才能了。蹉跎歲月,老態萌生。拉著你的手,像夏季傷暑,心胸中熱。今天為你就多說了幾句,抓起筆來任意涂抹。我久不下棋了,早忘了棋盤上的輸贏成虧和優劣高下,棋子放進箱子快二十年了。我真羨慕《列仙傳》中那位負局先生,駕祥云直上天門。

刊于《國學周刊》第50期第9版(2014年3月20日)

  

Comments are closed.

上海基诺彩票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