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基诺彩票开奖号码|上海基诺开奖结果查询

獨有的創作“領地” 獨特的藝術世界——我讀儲福金

????凡是在創作上有大成就的作家,莫不擁有自己的創作“領地”。如曹氏大家庭之于曹雪芹,清代前期的文人群之于吳敬梓,清末官場之于李寶嘉,就都是他們獨有的創作“領地”。所謂作家的“領地”,指的是他最熟悉的某一地區的生活,某一人群的心態,以至該地區、該人群的學術文化,禮儀服飾,醫卜星相,宗教哲學,等等。縱觀儲福金的十二部長篇,數以百計的短篇,數以十計的中篇,我們發現,他的創作“領地”是:他當年插隊到父籍江蘇宜興,其后轉插到金壇農村,再往后在文化館工作前后共十多年的小城鎮和農村;簡言之,宜興、金壇的城鄉,是儲福金獨有的創作“領地”。他對那里的風土人情,一草一木,對那里的民眾特別是對女性的心靈世界,一顰一笑,無不熟悉得如數家珍,如觀掌紋。在那里,還有他的棋友群。儲福金下棋,無論是下象棋還是下圍棋,生有異秉,少年時就得過區里少年組象棋冠軍,后來又成了圍棋高手,在他插隊和在文化館工作期間很少有對手贏過他。他以下棋為題材的長、短篇,也都取材于他的這塊蘇南城鄉創作“領地”。

????作家有了獨有的創作“領地”,只能說他掌握了具有優勢的創作條件,還不能保證他的創作一定成功。在創作上有大成就的小說家,還得在自己的創作“領地”上創造出一個獨特的具有創新意義的藝術世界。也只有如此,他的創作“領地”才算是真正屬于他而為他所掌控所領有;兩者是密不可分地統一在一起的。儲福金在小說創作上的卓越成就,正在于他在他獨有的創作“領地”上營造了兩個獨特的藝術世界:一個是表現蘇南女子感情生活和心靈狀態的“女兒國”的藝術世界;另一個是顯示“黑白”交叉、抗衡、融合、互補,呈現了人生哲理的中國“棋文化”的藝術世界。

????就像《紅樓夢》中的賈寶玉對女子情有獨鐘一樣,儲福金對蘇南城鄉女子也情有獨鐘。雖然,其中的女子也有負面形象(如《雪壇》中的壇),正面形象中也有負面因素。但從整體上看,儲福金小說中的蘇南“女兒國”的藝術世界是光彩熠熠、動人心弦的。讓儲福金嶄露頭角的《伊豆的舞女》,展現了儲福金對美的發掘和描繪的才能。《上海文學》1990年第1期發表的短篇《彩》、《苔》、《愴》,其中的小女子貴仙、秀蘭、秋葵,她們的獨立精神和對事物邪正的直覺判斷,又顯示了蘇南女子的寬厚和正直。“紫樓系列”中的眾多女子,個個有聲有色,讀來興味盎然,但她們又有著那個荒誕年代所不可避免的寂寞和蒼涼。中短篇小說選集《桃紅床的故事》和《儲福金小說精品集》短篇中的女子,無論是秋芝、英少女、紅娣、夏圓圓,還是陳菁、薛鳳來、葉三娘、竹子及《縫補》中的“我”,無不個性鮮明、獨特,藝術形象靈秀、飛動。長篇《心之門》更以環環相扣的結構藝術,冷清、熱烈、低沉、奔放、瑣碎、幻象、抒情的七種調子,寫出了蘇南女子們的心之門。這是儲福金創造出來的與其他作家迥然不同的藝術世界,他在二十世紀90年代文壇崛起的奧秘也就在這里。

????儲福金還創造了一個前所未有的“棋文化”的藝術世界而產生了轟動效應。儲福金寫的棋語系列的短篇,包括《鍾山》2012年第6期發表的《出走蔡英龍》,都是幾十年中的當代生活,每一篇主人公都不同,是各類棋人的眾生相,更多表現的是現代的人生和世風。長篇《黑白》,寫棋人陶羊子的一生,以棋局透視人生,以人生融通棋理,寫到自己得意處,靈感似乎從天而降,有一種難以訴說的愉悅感。《黑白》通過天才棋童、天才棋士、天才棋王陶羊子三階段對棋文化的感悟,寫出了中國棋文化的博大精深,象天法地。

????不僅如此,《黑白》還以對棋文化左鄰右舍的描寫,寫出了棋文化與其它傳統文化的互通互補,棋文化與其它傳統文化的相得益彰。

????又不僅如此。《黑白》還從中日棋文化的比較和交流中,表現了以陶羊子為代表的中國棋文化的優長。陶羊子與宮藤的賽棋成功,顯示了中國棋文化的優越性。

????一定的藝術內容需要一定的藝術形式與之相適應,而一定的芝術形式又會反作用于一定的藝術內容。深諳這一藝術規律的儲福金認為,表現棋文化的《黑白》,其結構也應與藝術內容相一致,因而將整部長篇,劃分為開局、中盤、收官(子)三大樂章。可以這樣說,《黑白》整個的就是一局絕妙好棋!???

????尤其難得的,《黑白》并不局限在棋文化的樊籬內,它通過對棋文化的藝術表現,實際上還書寫了一部自民國初年到抗戰勝利近半個世紀的現實主義簡史。《黑白》雖然對陶羊子出生于民國初年到抗戰勝利的這段歷史都是略寫虛寫,但卻像對局時力爭“外空”那樣,提供了《黑白》中人物活動的歷史背景,情節賴以生成的歷史條件,從而使《黑白》大大加強了歷史真實性,棋文化題材有了歷史感和現實感。

????總之,儲福金在他獨有的創作“領地”上開發和營造出來的蘇南“女兒國”和“棋文化”兩個藝術世界是獨特的,具有開創性。但是,作家的創作“領地”也不是固定不變的,隨著作家生活經歷的變化,作家的“領地”也會隨之變化。我們期待,儲福金在耳順之年以后,一方面繼續在這兩塊“領地”上營造出新的藝術世界;另一方面,建立和占有新的為他獨有的“領地”,創造出另一些新的藝術世界;從而對我國的小說創作作出新的貢獻。

  

Comments are closed.

上海基诺彩票开奖号码